阅读历史
换源:

第六百零七章 ?幻术

作品:木叶之影流|作者:红叶知玄|分类:玄幻魔法|更新:2020-05-24 06:06:22|下载:木叶之影流TXT下载
  如果羽生霓需要木叶的“守护忍者”的话,那么现在就是这个忍者必须出现的时候了。

  “小羽生大人,还有鸣人,现在马上后退,你们……去找羽生大人。

  这个人太过危险了,我来拦住他。”

  在这种危机时刻,一直负责“暗中”保护羽生霓的忍界最大“平衡器”闪身来到两个孩子的身前,无比紧张的盯着这个毫无征兆出现的危险人物。

  这个人,陌生之中带着一丝熟悉。

  足以把周围的一切顷刻卷入的战斗一触即发,然而被卡卡西护在后面的两个人却半点都不显紧张。

  其中一个压根看不明白敌人的实力强度,把接下来的战斗等同于小学生打架,整个人都是一副跃跃欲试的激昂状态……这属于独具个人风格的“初生牛犊”与分外莽撞。

  另一个的眼力倒是没什么问题,只不过她并不在意对方究竟有多强,反正不管对方多强都不可能伤害到她,所以这时候她是好奇居多的……好奇对方的身份以及接下来准备如何去做。

  可不管两人想法有如何的差异,但他们的行动却是出奇的一致——完全不听卡卡西的话,丝毫没有要离去的意思,理所当然的留在了原地。

  “卡卡西前辈,虽然你的心思是好的,既忠实于职责又维护后辈。让我们远离这种程度的危险人物,大约这时候我是应该对你有那么一点点尊敬的,可是……

  问题是你不一定是他的对手,且百分之百拦不住敌人。

  如果对方的第一目标是抓住我们的话,那么盲目逃离可不是什么正确选择。”

  羽生霓眨了眨眼睛,然后用一种满是无奈的语气说道。

  卡卡西:“……”

  哪怕是在这种无比紧张的时间场合,卡卡西仍旧觉得身后的小鬼们未免太不可爱了。

  “也就是说,‘除非能瞬间解决敌人,否则不要吹牛逞强’,小羽生大人,是这么个意思吗?”

  “虽然很残酷,但不得不说……你总结的很到位,卡卡西前辈。”

  所以说,遗传究竟是一件多么恐怖的事情。

  “那我谢谢你把话说的这么委婉。”

  卡卡西觉得自己可能被人鄙视了,鄙视范围包括但不限于实力与智商这两方面。只是就冲着他这个“暗中”的护卫其实一直暴露在羽生霓的视野之中,而且还被这个小孩抓住过,因此他倒也没办法纠正羽生霓的态度。

  而且现在也不是计较这些的时候。

  不知道有没有“眼不见心不烦”的意思,总之卡卡西的视线锁定在了不远处的敌人身上。

  一眼望去,他就能感觉到对方的实力。

  见此情景,羽生霓与鸣人虽然没有逃离,但还是稍稍往后退了几步,将交战场地让了出来——就像羽生霓之前说的,她还不是正式忍者,也没有与精英忍者正面交手的能力。

  “这双眼睛,加上身形体貌特征,再对照前次内乱事件之中仍旧处于‘失踪’状态的宇智波……哪怕遮住了脸,你的身份也不难猜测。

  宇智波带土,对吗?

  事到如今为什么还要在木叶现身?

  不过这也是个机会,如果方便的话,能把团藏、止水和鼬的下落告诉我吗?”

  一贯懒散的卡卡西会使用这种说话方式,可既然在这里碰到了宇智波带土的话,他当然会采取强硬的态度让对方交代清楚该交代的一切。

  宇智波带土与卡卡西这两个人在这个世界没什么交集,因此也就谈不上“叙旧”或者“手下留情”的问题了——白牙之子的地位与得到的资源,可远非一个普通的宇智波忍者能够比拟的。

  宇智波确实是名门,但鼬与带土的地位差距还是比较明显的,某种角度上说,在这个木叶,卡卡西和鼬算是一类人。

  哪怕同样是木叶忍者,不同的忍者也置身于不同的位置。

  “不愧是白牙之子,五代火影以来最受瞩目的新一代木叶忍者,刚刚现身就辨认出了我的身份么。

  不过事到如今我的名字与身份已经无意义了……

  要对付你的话,仅仅这双眼睛似乎是不够的。”

  既然被认出了身份,再戴一张面具也无意义了。宇智波带土伸手将覆盖在脸上的面具取下,随后他的脸就显露了出来。

  紧接着,原本就存在感十足的猩红三勾玉写轮眼缓缓转动,最终在那双眼瞳上形成了一个独特的纹路。

  “万花筒写轮眼……”这玩意卡卡西认识。

  现在的宇智波带土与情报中的宇智波带土似乎不一样了,而就在卡卡西再次将对方的危险程度提高了一级的时候,一声巨大的响动无比突兀的从木叶中心方向传来出来。

  紧接着就是一道冲天而起的火光烟尘。

  “原来侵入木叶的危险份子不只这一个,我早该想到的。”

  卡卡西眼神一凝,要侵入木叶这样的忍村的话,无论如何组织化的行动都比单人行动更有可能性。

  刚刚的动静,无疑是宇智波带土的同伴引起了。

  也就是说上一次的内乱事件到了现在还没完……此时卡卡西是这么想的,于是他不再废话,当即拔出短剑冲向了宇智波带土。

  得益于旗木朔茂的教导,旗木卡卡西的体术和剑术自然是与其父一脉相承的,而面对他的攻击,宇智波带土也并没有刻意躲闪。

  于是,等到双方身影交错,顷刻寒光连闪,眨眼之间宇智波带土已经身中数剑,而从命中的位置上来说,其中至少有两剑是足以造成致命伤势的。

  “赢了?!”

  鸣人高声说道。

  这话让羽生霓瞥了他一眼,没想到这小子居然颇具眼力……以刚刚两人的移速和交手频率来说,一般忍者根本没有办法看穿他们的动作。

  所以鸣人能够看清楚这种高速对决是挺让人意外的,不过转念一想的话也算合理……第一,鸣人其父是“金色闪光”波风水门;第二,他爹也没死。

  “如果刚刚的攻击都真的命中了的话……”羽生霓这样说道,她的感知能力和观察能力可比鸣人细腻的多。

  “一滴血都没有。”她又补充了一句。

  明明有数剑深深切入了敌人的胸腹,正常来说这时候敌人应该像是喷泉一样开始大出血了,但是现在对方却一点出血都没有。

  很明显,敌人避免了卡卡西的伤害,而不躲不闪就能够达成这种效果的招式,要么是幻术,要么是时空间忍术,这两者的可能性最大……毕竟从羽生那里学到了很多乱七八糟的知识,此时羽生霓的思维反应甚至比卡卡西还要快一些。

  卡卡西还有点懵,他明明已经砍中了对方,然而却一点命中的实感都没有,手中的剑就像是砍中了空气一样。

  两人交错而过,之后宇智波带土迅速向后闪退了几步,再次跟卡卡西稍稍拉开了一段距离。

  “出色的身体能力与精湛的斩杀技术,原来如此,真不愧木叶新一代忍者之中最具实力的代表忍者之一。

  你的素质很优秀。

  所以……

  你才能成为‘继任者’吗?

  到了现在,我倒是可以把我们来到木叶的真正目的告诉你了——大蛇丸的下落,这就是理由。

  可是到了现在,新的发现却让我失去了追逐大蛇丸的必要性,旗木卡卡西,我想你已经明白了。”

  “九尾……”

  卡卡西皱起眉头,而后缓缓吐出了这两个字。

  万花筒写轮眼似乎有看穿九尾封印的能力,这一刻,卡卡西人柱力的身份似乎暴露了。

  这样,一个疑惑也就得以解除了——这些年来,为什么木叶会对遗失在外的九尾不闻不问?

  原来大蛇丸在离开木叶之前就已经不是人柱力了。

  至于他是如何在被剥离了尾兽的情况下还能活下来,那就是另一个问题了……一个对于宇智波带土来说不怎么值得在意的问题。

  “尾兽有时候会是助力,有时候也会是一种负担,原本你还能算是一个难对付的人物,但现在却跟刚刚不是一回事了。”说着,宇智波带土抬起了自己的手臂,他宽大的衣袖滑落到了手肘的位置,于是一大片不正常的惨白皮肤就这么露了出来。

  这话说的还是挺有道理的,起码在木叶内,人柱力没有办法发挥全部的实力。

  不过这只能算是有限度的限制,更大的问题是有些人、有些力量在对付尾兽的时候会格外有优势的。

  “木遁?怎么可能?”

  在看到对方手臂的同时,卡卡西难免有些难以置信。

  “哎,蠢了吧。”

  明明卡卡西这一瞬间的心神震动才是对方的目的。”

  声音响起的同时,卡卡西在身后狠狠地挨了一脚,接着他膝盖一弯,整个人一瞬间矮了下去——宇智波带土用来对付九尾人柱力的招式并不是什么木遁,而是万花筒写轮眼的幻术。

  什么是真招,哪个是幌子,身在局中的卡卡西一时间没有分辨清楚。

  卡卡西扑倒之后,面对宇智波带土的人已经换成了羽生霓……她不知道怎么的已经冲到了这边。

  而此时她的心情则满是遗憾。

  一来,她再次验证了父亲的话是蕴含真理的,其他人果然靠不住,关键时候还是得靠自己……如果不阻止的话,宇智波止水的幻术十有八九会把卡卡西放倒。

  所以究竟是谁在保护谁?

  二来,她明明已经警告过对方不要使用幻术了。

  迎上那双猩红写轮眼的,是羽生霓的澄澈无垢、如同碧潭的瞳底。

  然后,由这一汪碧潭生发的,则是一声根本无法遏制、足以冲垮任何人意识的怒吼:

  “宇智波!!!”

  PS:

  鉴于我有偷跑的前科,被各种寻觅,让我要么更新要么发个说明公告。

  断更这些天,一直高热,中间好转了一次然后吹了空调,重复感冒,1 1>2了。

  这些天混混沉沉的,浑身虚汗,印象只有潮湿的床单与被子,一抓满身都是泥,粘来粘去的……就跟被窝里塞了一块湿海绵一样。

  不能更新的话,我觉得单纯的说明也没什么意义。

  也确实有点犯懒,感觉整个人的身体状态特别发虚,实在不知道自己已经多少年没有正经运动过了……所以收到微信消息还是挺有意义的,不然还能再拖几天。

  再有就是也在思考以后还要不要继续写书,以及接下来写什么的问题。写文确实是我的兴趣,但如果坚持写的话涉及的问题就不只是兴趣了。

  想法乱七八糟……

  网文这一行,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