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第八百四十六章 石斧、血棺、兵字秘!

作品:绝世妖神|作者:林冰炎|分类:玄幻魔法|更新:2020-05-24 05:02:32|下载:绝世妖神TXT下载
  镇天棺中,孤剑生看到这一幕也是恨得直咬牙,大吼之间,背后阔剑在手,无穷剑势就此爆发。

  “放我出来,看我不剁碎这一堆腐尸烂肉!”

  然而镇天棺的棺盖却像是一方苍天,沉重无比,任凭孤剑生如何挣扎也无法冲破。

  显然,孤老爷子并不想放他出去。

  而镇天棺外,孤老爷子见这些尸奴袭杀而至,顷刻间捏出几道手印。

  这手印之中,汇聚着无穷锋芒,迎风见长!咻咻咻!其中赫然飞出大量的神兵,刀枪剑戟,钟鼎斧锤……每一件兵刃,都挟杂着无穷的杀伐之威,看起来是甚至与真正的神兵利器并无两样,但他们却并非实物,而是借助道则衍化成型。

  嘭嘭嘭!四周有无尽的尸奴大军,而孤老爷子结成的手印之中,却也像是蕴含无尽的神兵。

  那神兵毕竟乃是道则所化,杀伐之威极盛,尸奴纵然凶残诡异,但面对这等手段时,却也形同土鸡瓦狗。

  但凡被这神兵击中,便会直接爆开,大量的腐尸烂肉纷飞,任凭尸奴再多,竟也奈何不得孤老爷子。

  “这是‘兵’字秘,乃是惊云泊孤家的镇族之法,你是……孤家的后人?”

  片刻之后,这位葬修认出了孤老爷子的手段。

  “不错,行不更名,坐不改姓,孤家第三百六十五代家主孤守道在此,今日以我孤家之法,铲除奸凶!”

  不料,这葬修听闻之后,却是疯狂大笑:“哈哈哈,好一个天子之后,好一个惊云泊孤家!”

  “那卧龙山的龙穴,本是我先看上,却被你那先祖鸠占鹊巢,使我不得不在这饿虎岭苟延残喘三万年,今日叫我在此遇到你孤家后人,实乃天意!”

  “我便先灭了你,夺你孤家‘兵’字秘,待我以你之血,炼成《血噬阴照经》时,必当重夺龙穴,一血三万年之耻!”

  饿虎岭的葬修怒吼之间,彻底疯狂。

  他已然看出孤老爷子的来历,也知晓“兵”字秘的恐怖,在“兵”字秘的奥义之下,便是尸奴再多,也不过只是土鸡瓦狗而已。

  所以,他亲自出手了。

  饿虎岭的山水一阵剧变,转瞬间,化作一头漆黑的通天巨虎,散发无穷威势,直逼孤老爷子。

  这便是饿虎岭的风水之威,这饿虎岭主葬在此地三万年,早已与这一出山水融为一体,甚至能够影响到此地的风水格局。

  他心性不正,修得一身阴邪至凶之道,常年累月之下,就连这一处山水也被他祭练得凶恶至极,威力更是惊人。

  这饿虎岭的风水,蓄势一击,威力十分恐怖,便是孤老爷子也不敢贸然相对,选择了退避。

  饿虎岭主见这一击未果,顿时冷笑道:“孤家后人,你是末法时代的道君,不入圣贤之道,便不可能是我的对手,乖乖受死吧!”

  刹那间,只见那饿虎岭所化的巨口大张,无尽的阴邪之气磅礴涌出,与此同时,竟有一口血色巨棺吐出,挟杂重重凶威,破空而至,朝着孤老爷子撞杀而来!“孤家小辈,纳命来!”

  棺中,饿虎岭主的声音极尽凶悍,那血色巨棺,更是势不可挡,散发蒙蒙血光,透着说不清妖邪和诡异。

  这一撞之势,更是有破天之威!这饿虎岭主生前便是道君巅峰的强者,只因未曾踏入圣贤之境便寿元枯竭,在这西天葬地修行三万年,如今的实力,极其恐怖。

  这饿虎岭乃是他的地盘,周围的虚空大地,已然被他以道则之力尽数封锁,地下更是延伸出数道黑色锁链,将孤老爷子的双腿牢牢缠绕。

  这锁链也是道则与此处地脉所化,一时间,孤老爷子竟也也难以突破这等封锁,眼看这血色巨棺已然难以闪避时,孤老爷子顿时双目愤然。

  “我便不信,末法时代的修士,就一定不如你们!”

  “斧来!”

  孤老爷子怒吼一声,手中顿时有一柄石斧乍现。

  斧名“破苍”,乃是孤老爷子祭练一生之宝,此刻愤怒,便要以手中之斧,破面前之棺。

  “老子劈了你!”

  暴喝之间,孤老爷子手中的“破苍”,果真像是有开天之势,锋芒一闪,划天地开阖!无尽道则,从斧刃处衍生,所过之处,虚空悉数碎灭,只朝着那血色巨棺当头劈去!阴森的笑声笑,饿虎岭主却也浑然不惧,血色巨棺乃是他葬身之物,得这饿虎岭的风水蕴养祭练三万年,早已无坚不摧,岂会惧怕区区末法时代的道君么?

  一棺出,万灵灭,崩天一撞惊乾坤!石斧头,血棺材,二者相撞,荡灭层层虚空,这等波动,极其恐怖,已然不是常人所能承受,若非牧龙与孤剑生身处镇天棺中,只怕会在顷刻间灰飞烟灭。

  剧烈的轰鸣,震耳欲聋,尘烟散去,孤老爷子身如血染,站在那一片虚空之中,手中的“破苍”也被崩飞出去,插入远方的山峦。

  而那血色巨棺,也是浮在虚空,垂落无穷血雾,愈发的诡异。

  透过那血雾,依稀能够看到那血色巨棺的棺头,生出一道恐怖的裂缝。

  “该死,想不到你这末法时代的泥犬,竟也能坏我宝棺,气煞我也,今日定要你灰飞烟灭,死无葬身之地!”

  这血色巨棺乃是饿虎岭主安身立命之物,此番被劈开一道裂缝,不知又要耗费多少岁月才能修补回来,他岂能不怒?

  孤老爷子的口齿已然被鲜血浸染,却也冷然一笑:“大不了,便是鱼死网破,我这末法时代的泥犬,也能让你……万劫不复!”

  孤老爷子说着,再度掐动手印,“兵”字秘再现,他的身躯之中顿时爆发出无尽锋芒,脚下的锁链,被他一根根的扯断。

  破苍已然被打出这一方虚空,难以取回,那便以身为兵,只要这身躯不灭,便可继续战下去,这便是“兵”字秘的奥义之一。

  “以身化兵么?

  好一个‘兵’字秘,勇气可嘉!不过,你终究是末法时代成长起来的泥犬,道行尚浅,给我死来!”

  饿虎岭主杀伐极其果断,不给孤老爷子任何喘气的机会,转瞬之间,血色巨棺爆发无尽血光,呈横天之势,从孤老爷子的头顶镇落而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