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第3017章 不会再有黑教廷

作品:全职法师|作者:|分类:玄幻魔法|更新:2019-10-13 09:01:42|下载:全职法师TXT下载
  神印山东面,那是一片可以眺望海洋的原始山谷,饲养着许多为帕特农神庙服务的飞禽走兽,甚至还能够看到几只古老的龙种,它们还处在成长的阶段却已经拥有硕大的翅膀,盘旋在山崖附近。

  林溪边,身穿着麻衣的引渡首颜秋正努力的清晰着大腿上的伤口,鲜血正暴露着自己的行踪,只有想尽办法将伤口堵住,才有可能摆脱身后那些人的追杀!

  “是拥有圣魂的骑士。”撒朗冷冷的说道。

  “这个世界上想要杀死我们的人还没有诞生!!”颜秋恶狠狠的说道。

  她抽出了一柄充斥着寒气的匕首,直接刺入到自己的大腿位置,然后忍受着剧烈疼痛将自己的整根腿给切了下来!

  伤口上有寻觅灼印,既然无法短时间治愈,那就将腿给砍了,然后利用匕首上的寒气冻住一整面伤口。

  失去一条腿,总比被无休止的追杀要好。

  任何一个黑教廷人员都必须严守自己的身份,他们并非真正的苦修者,他们自身的力量还没有达到这个世界的顶峰,哪怕是一名红衣主教被锁定了真实身份之后也一样难逃一死!

  “别这样做了。”撒朗突然抓住了颜秋的手腕,阻止了引渡首颜秋的自残行径。

  “可是……”

  “他已经在周围了。”撒朗目光扫视着溪林对岸。

  溪林那一头,正好背着阳光,绿荫深处有一双眼睛,漆黑而闪耀着令人不寒而栗的冷芒。

  那是屠戮者!

  叶心夏的屠戮者,是一名拥有死神哈迪斯圣魂的至强者。

  教皇的人被斩个干干净净,同样的撒朗的人也没有几个活下来。

  那些原本用来与殿母帕米诗做最后了结的教廷成员最终统统倒在了叶心夏的骑士利刃下!

  黑色气息扑面而来,一时间周围郁郁葱葱的山林都变成了灰色,生机勃勃的山谷在那名拥有圣魂哈迪斯的屠戮者靠近时竟然彻彻底底的凋零。

  这是相当可怕的力量,超越了绝大多数禁咒,撒朗身边有一位守护门徒,这名门徒释放信仰邪力时实力更达到了禁咒级别。

  这名门徒是接替红衣大主教冷爵的位置,但哪怕使用了信仰邪力,在这位拥有圣魂哈迪斯的屠戮者面前如同三岁孩童那般!

  撒朗与颜秋亲眼目睹这位信仰邪力的红衣大主教被圣魂哈迪斯给撕成粉碎!

  他们已经摆脱不了哈迪斯圣魂者的追逐了。

  这里就是葬身之地了。

  撒朗阻止引渡首去割断自己的大腿,是不希望引渡首在临死前承受不必要的痛苦。

  “海隆,我知道是你。”撒朗对着林子说道。

  海隆的身影慢慢的浮现,这位骑士殿殿主身穿着纯黑色的圣衣,高大威武,那全身上下透出来的黑暗圣魂之气使得他犹如一位从地狱之中走出来的魔神,再强大的生命在他的气息下都如同蝼蚁。

  骑士殿殿主海隆,从礼赞山上一直追逐着红衣大主教撒朗的人正是他!

  他不需要神女赐予圣魂。

  那是因为他的身体里已经沉睡着一位黑暗圣魂,那就是哈迪斯之魂。

  这是唯一一个不臣服于帕特农神魂的战斗圣魂,但海隆本人却绝对效忠于叶心夏!

  “这个黑魂者……”引渡首颜秋有些骇然的注视着海隆。

  这个黑魂者,不应该是守护在他们黑教廷里的那位幽魂教守吗!!

  引渡首颜秋清楚的记得,正是这样一位黑魂者协助了他们,协助他们将伊之纱的尸首大卸八块!!

  为什么他成为了叶心夏的屠戮者??

  “他一直守护着叶心夏,他的立场从未发生半点改变。”撒朗说道。

  叶心夏的身边一直有一位黑魂者。

  在叶心夏被伊之纱逼上绝路,几乎要被圣裁院给判处死刑时,这名黑魂者告知了撒朗,并协助了撒朗在帕特农神庙掀起了一场复仇风波,处理掉了大贤者梅若拉和神官杜兰克。

  这个人是海隆。

  但是海隆真正的实力远比任何人想象得都要强大,他是一个不需要神女也可以唤醒圣魂的人,而且是最可怕的黑暗冥王圣魂哈迪斯!

  身穿着冥王圣衣的海隆,这个世界上能够与他抗衡的人已经屈指可数。

  “叶心夏已经活过了誓约的年龄,你明明自由了!”撒朗注视着海隆,质问道。

  “继续做黑魂者,便是我的自由。”海隆平静的回答道。

  他已经动了杀心了,而且他的杀意坚定,丝毫不因为那过去的情感有任何的改变。

  哈迪斯圣魂不听命于帕特农神魂,甚至与神魂是对立的。

  但海隆到现在为止也无法解释,为何这份有期限的职责最终变成了自己活在这个世界上的唯一意义。

  “她不是要见我,难道她不想看着我死去吗?”撒朗看着海隆靠近,冷笑道。

  “您不是也不见她吗,不愿相见,是您对她作为您女儿最后的一点仁慈,她也不愿来见,同样是对您是她母亲最后的尊重。”黑魂者海隆说道。

  ……

  清澈的溪边,一股股红泉渗透,将这条浅浅的溪流逐渐染成了红色。

  溪水下游,一个孤独的白色身影,静立在缓缓渗红的溪泉边。

  身穿着黑色圣衣的海隆从上游缓缓的走来,他的双手沾满了鲜血,走到叶心夏身旁时,一身黑衣的他与叶心夏的白色正好形成了鲜明的反差。

  海隆看着叶心夏的背影,呼吸逐渐平静下来。

  而叶心夏看着鲜红的溪水,却明显难以抑制住那复杂而又痛苦的情绪。

  “都死了,确定是她。”海隆问道。

  海隆本还想说一些细节,但考虑到那个人的身份实在太过特殊了,最后海隆觉得还是只有告诉叶心夏这个结果就好了。

  撒朗死了。

  引渡首颜秋也死了。

  “这个世界上不会再有黑教廷了。”叶心夏说道。

  “可全世界的人都会认为,黑教廷到了最鼎盛最猖獗的时期,人们也会责备您这位刚刚继任的神女,您将来的路会更加艰难。”海隆说道。

  “但最黑暗的时期已经挺过来了。”叶心夏回答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