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第3016章 近在咫尺的威胁

作品:全职法师|作者:|分类:玄幻魔法|更新:2019-10-12 02:43:44|下载:全职法师TXT下载
  “让杀人者扮演黑教廷……”殿母帕米诗听到这句话的那一刻,整个人就跟灵魂被抽走了一样!!

  这就是叶心夏处心积虑的计划!

  在殿母帕米诗将撒朗视作最大的威胁,将所有的心思都投注在今日怎么处理掉红衣大主教撒朗的时候,本应该被她死死扼住了喉咙的叶心夏却反割开了自己的脖颈!

  叶心夏以黑教廷之名来除掉黑教廷所有成员!

  帕特农神庙的根基还在,而黑教廷将不复存在。

  准确的说,黑教廷还剩下一人。

  那就是白衣教皇,叶心夏。

  “叶心夏,我这样栽培你,将这个世界上所有的权力都赐给你,你却这样对待我!没有我,黑教廷便没有今日,没有我,帕特农神庙更不可能有今日!”殿母帕米诗走了下来,她的眼睛已经充血,像是脸骨要从皮肤中剥裂开!!

  叶心夏此时却已经转身,裙裾散开,上面还有那些斑点一样的血渍。

  她往外走去。

  但殿母帕米诗又怎么会让叶心夏活着离开。

  叶心夏杀死了她帕米诗几十年来培养的黑教廷棋子,包括叶心夏也是殿母帕米诗的棋子,现如今被全部割喉!

  殿外,昨夜那几个消瘦苍老的身影再一次出现了,殿母帕米诗现在最后悔的莫过于将教皇戒指传给叶心夏,在昨天她就应该将叶心夏杀死!

  更可恨的是,因为撒朗造成的威胁,迫使殿母帕米诗不得不将教廷的人全部集中在神山之中,毕竟这场斗争最后的敌人就只剩下撒朗和她派系的人,这给了叶心夏一个绝佳的机会!!

  叶心夏不惜当众处决,就是因为今天,也只有这么一天,整个黑教廷都会盘踞帕特农神山!!

  “给我杀了她!”殿母帕米诗对殿外那几个苍老的身影吼道。

  叶心夏已经走到了殿外,她能够感觉到磅礴的杀气从两旁的林子里涌来。

  但她还是继续往前走,就在苍老强者靠近叶心夏时,一轮炽盛的太阳从天而降,那翻滚起的黑斑烈焰几乎将天地给遮蔽了,一时间除却徒步离开殿母阁的叶心夏,其他所有人都被这黑斑烈焰给笼罩了进去!!

  整座山,莫名的燃烧了起来,可以看到殿母阁前,一头神浩巨人全身热浪翻滚,正疯狂的践踏着殿母阁。

  那几个苍老的身影也没有能够幸免,他们被那恐怖的太阳之环给吸附进去,被金耀巨人狠狠的砸落到山的裂缝里,然后又被拖拽出来,几乎粉身碎骨!

  金耀泰坦巨人!!

  它又一次复活了过来!!

  然而这一次真正赐予了金耀泰坦巨人生命的正是已经成为了神女的叶心夏。

  她昨日集合众封号骑士的圣魂,杀死了金耀泰坦巨人,并将它的尸体抬回了帕特农神庙。

  连夜,叶心夏又复活之术与金耀泰坦巨人完成了一个灵魂交易。

  要么灵魂被泯灭,从此消失在这个世界上,要么接受帕特农神庙的神魂复活,并成为神女的奴隶!

  金耀泰坦巨人做出了一个明智的选择。

  在更强大的力量面前,古神同样会沦为奴仆!!

  既然金耀泰坦巨人是殿母帕米诗成为教皇并壮大教廷的开端,那么就以金耀泰坦巨人来做这最后的了结吧。

  “呼呼呼呼呼呼~~~~~~~~~~~~~~~”

  漫山遍野的火焰,似一个正熊熊燃烧着的地狱之门,正一点一点的将整个殿母阁山峰给拖拽进去,殿母阁山峰内的一切生命都无法幸免。

  恐怖的黑斑烈火中,一个冰冷的身影,水晶石根的鞋在坚硬的大理石阶梯上发出了有序的节拍。

  她的面前,鸟语花香,是帕特农神庙独特的诗意盎然,白阶、铜像、百花、青林、古殿、蓝裙……

  而她的身后,火海茫茫,炼狱一样的炎浪翻滚成一头狰狞咆哮的魔神面孔,无数的生命灰烬在飘向更远的地方……

  这座山峰,与神山主峰相隔两座圣女殿堂,也相隔几座高耸的山峦,即便这里火光四起,被巨大山体阻隔之后看上去也不过是一片光芒笼罩。

  帕特农神庙这样的地方,光芒四射之处实在太多了,在绝对封锁了之后,根本没有人会去在意殿母阁与那座山峰已经沦为了一片火海,更不会有人知道让黑教廷猖獗几十年的老教皇,也已经葬身其中!!

  ……

  那座山峰山谷,似乎依旧回荡着殿母帕米诗尖锐的咆哮。

  大概是不甘。

  又怎么可能会甘心呢。

  殿母帕米诗可谓是叶心夏神女之位的最大推动者,是她选择了叶心夏。

  在进入帕特农神庙之初,叶心夏像一张白纸,在殿母帕米诗看来就是最完美的人选,无论是为了帕特农神庙,还是为了黑教廷,叶心夏都可以按照帕米诗的要求去一点一点的改变。

  很长很长的时间里,叶心夏也给人一种不需要过于防备的感觉,她表现得就像是一个教科书级的神女,一丝不苟、心怀怜悯、愿意为那些遭受苦难的人付出……

  形象,帕特农神庙需要的就是这样一个形象。

  尽管像帕特农神庙这样的组织真正辉煌靠得绝对不是叶心夏这种神女,更需要伊之纱那样的果断与冷漠,但如果叶心夏专注于形象这一块,而由其他人来负责“冷血处理”,也不失是一个理智的抉择。

  殿母承认,自己同样被叶心夏给欺骗了。

  如果是面对伊之纱,面对撒朗,殿母帕米诗绝对会再小心一分,这一分小心便不至于带来今天这样的结果,偏偏她是叶心夏,从踏入帕特农神庙之初便给人一种极好掌控的感觉,或者说从她诞生的那一刻,就注定了她的命运必定被他们这些藏身于幕后的掌权者给操纵着……

  将撒朗视作一生大敌,孰不知真正的隐患,就在自己的身边,是自己一手栽培起来的人,甚至愿意将供为黑与白统治至高统治权力的人!

  她看似在苦痛挣扎,在受人摆布,杀伐之时,竟然胜过所有自己视作最大威胁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