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第142章 一群颜控,全冲着萧逆姐姐来的【四更】

作品:女主人美路子野|作者:水果店的瓶子|分类:女生专区|更新:2020-05-02 23:42:24|下载:女主人美路子野TXT下载
  自从收下司笙给的签名后,乔一林以防万一,特地找专家进行过笔迹对比,确定签名跟Zero的一模一样。

  打那后,他想来找司笙的心,就蠢蠢欲动。

  不过因先前跟司笙结过怨,乔一林为了不自取其辱,几番劝告自己后,还是按捺下来。

  可——

  昨天Zero的照片一出,乔一林就再也按捺不住了。

  他本来在国外,得到消息后,第一时间买机票赶回来,凌晨三点,买了堆东西直奔水云间。

  结果毫无疑问被保安当贼似的赶了出来。

  凌晨六点,他找鲁管家再三打听,用满满诚意换来司笙如今的地址,二话不说就跑这里来。

  只是,真当他见到人之后,他却不敢问出口了。

  司笙和Zero。

  这两个名字联系在一起,就够他吃惊大半个月了,如今“这两个名字背后身份重合”的想法一呈现,连他都觉得自己疯了。

  可是,根据网友猜测,倘若照片属实,那身形、气质、年龄……都蜜汁跟司笙吻合。

  太巧了。

  再者,司笙弄到Zero的签名,是铁板钉钉的事实。

  “呃,就是,笙姐,你有什么喜欢的吗,我都买给你。”

  实在是纠结、紧张,乔一林犹豫半天,说了一句让他想自裁的话。

  将面条端上桌的萧逆,好巧不巧听到这一句,冷着脸走过来,朝司笙问:“要把他赶出去吗?”

  “别啊!”

  没等司笙表态,乔一林就激动得原地跳起来。

  “我错了,我的意思是,那什么……”踌躇片刻,乔一林一句问话到嘴边,又是一转,“你想重新进娱乐圈的话,我可以帮你的。”

  “赶吧。”

  司笙冲萧逆扔下两个字,转身就往屋里走。

  “等等!”

  乔一林赶紧冲向前,双手扶住门,终于将询问脱口而出——

  “你是不是Zero?”

  话音一落,万籁俱静。

  乔一林呼吸都止住了,额角急出细细汗水,他紧张地盯着司笙,一眨不眨的。

  萧逆:?

  “嗯?”

  司笙一顿,侧过身来,唇畔含笑地看他,眉毛轻扬,轻悠悠地反问:“你想知道?”

  你想知道?

  轻描淡写一句问话,让乔一林倏地一惊,好像遍布浑身的血液都在沸腾,噼啪炸开血管,无形中鲜血四溅,染红了他的整个世界。

  他想知道。

  当然想知道。

  可是,司笙那话里分明暗含着:你能接受得了这个答案吗?

  他能接受被定型为无所不能大叔的Zero,是眼前这个女人吗?

  ……他不知道。

  一瞬间,血液凝固,冻结成霜。

  良久。

  “我不想知道!”

  怂了。

  实在没勇气听到答案,乔一林扔下一句话,落荒而逃。

  只要没有确认,这个女人,永远都是“疑似Zero”!

  萧逆看着他短时间内脸色变了又变,最后跟撞鬼似的跑开,眉头不由得挑了挑。

  他说:“又疯了一个。”

  昨天来家里串门的陶乐乐,好像也因为一张图疯了,癫狂了好几个小时才消停。

  司笙淡定如初,往客厅里走,问:“早餐吃什么?”

  “阳春面。”

  萧逆合上门,跟在后面。

  “哦,加个鸡蛋。”

  “……”

  事真多。

  *

  第一附中。

  依旧是熟悉的学校,熟悉的围墙,熟悉的场面。

  萧逆阴着一张脸,站在围墙外面,感觉胃都在一抽一抽地疼。

  停好车的司笙,慢条斯理地走过来。

  萧逆:“今天时间还早。”

  司笙:“我知道。”

  萧逆:“可以走正门。”

  司笙:“嗯。”

  萧逆:“所以——”

  司笙:“很久没翻了,怀念一下。”

  萧逆:“……”

  他从来没见过这么会给自己找事的!

  别无他法,萧逆往后退开一步,给司笙让开位置。他低下头,一瞥司笙脚上的平底鞋,眉头松了松,想看她是如何手脚并用,把她这“高高在上·女神”形象拉入泥潭的。

  然而——

  一阵风从身侧刮过,碎发被吹得动了动。

  那一瞬间,他见到司笙一跃而起,转眼双手就撑在墙头,越过墙头时一个空翻,手掌已然离开墙头,像是轻轻借力。下一刻,萧逆视线透过铁栏往里看,司笙已经稳稳落地,正背对着他。

  风掠起她散落的墨发,在她身后轻轻扬起,如绸似瀑。

  一整套的动作,流畅又漂亮,轻巧、灵动,如同腾空飞跃,惊艳得人头皮发麻。

  这绝对不是正常人该有的操作!

  怔了怔,萧逆找回自己声音,问:“这是什么?”

  回过身,司笙冲他一笑,“轻功。”

  笑容张扬,几分慵懒,几分得意。

  萧逆:“……”骗鬼呢。

  看出他的质疑,司笙并没解释,而是无所谓地耸肩。

  跟以前一样,萧逆三步上墙,先跳上墙头,然后才跳落,动作利索灵活。

  在常人眼里,萧逆这样的身手,已经算得上能耐,可见识过司笙那一套手法后……萧逆只觉索然无味,毫无成就感。

  “走。”

  朝萧逆一抬下颌,司笙轻车熟路地在前方带路。

  嚣张得像个来找事的女校霸。

  抓着背包往肩上一扔,手指力道稍稍收紧,萧逆不发一言地跟在她身后。

  只是,刚拐过一个弯,有道等候多时的身影忽然映入眼帘,同时一道中气十足的声音传来——

  “司笙,你还真敢从这里进来!”

  “陈校长。”司笙只手抄在兜里,眉目带笑地看着前方挡道的中年人,轻笑,“好久不见。”

  萧逆眼皮一跳。

  不知为何,并没有特别惊讶,一秒后就释然了。

  或许,是司笙素来不按套路出牌,给他带来的惊讶太多,久而久之就麻木了。

  既然司笙是附中毕业的,陈校长在学校任职十多年,他们俩认识也不算意外。——唔,尽管,正常的学生,是不会被校长认识,也不会跟校长处成这种关系的。

  陈校长哼了声,佯怒道:“特地等着你呢。”

  往后面围墙看了眼,司笙坦然且无畏,“找找年少时的乐趣。”

  “就知道你不守规矩。”

  事实上,陈校长也不是真闲的蛋疼在这里等,只是路过的时候,忽然想到昨晚司笙联系他,说要来给弟弟开家长会。他一想司笙没准会从这里进来,于是抱着尝试的心态等了几分钟。

  连他自己都没想到,竟然真见到她了。

  对司笙这类操作习以为常,陈校长也没追究,而是往后看了眼萧逆,问:“这就是你弟?”

  “嗯。”

  司笙应了一声。

  陈校长点点头,面向萧逆就和颜悦色多了,他道:“我听说了,成绩进步很快,继续努力。”

  萧逆掀起眼睑,狐疑地看着他。

  可,看到的,只有高深莫测的笑。

  陈校长问:“你外公身体怎么样?”

  司笙道:“挺好的。”

  陈校长点点头,“那就好。”

  笑意淡去几分,司笙道:“时间不早了,我们得先走了。”

  她抬步往前走,在路过陈校长时,陈校长蓦地一瞥她,低声提醒道:“还是那句话,注意分寸。”

  “知道。”

  懒懒应声,司笙已然从他身侧走过。

  陈校长:“……”

  急起来连老师办公桌都敢掀的,你知道个屁。

  萧逆还在纳闷“外公身体好”一事,发现司笙已经走出一段距离,便没有细想,同陈校长一点头,就跟上了司笙。

  二人走远,陈校长偏头看着他们的背影,无奈地摇了摇头。

  ……

  “你跟校长很熟?”

  走在司笙旁边,萧逆狐疑地问。

  司笙道:“还好。他以前是老易的徒弟,因为天赋太差,学艺不精,改行搞教育去了。”

  高三那年,司笙能转来第一附中,也是因为陈校长的关系。

  不过,在她到处闹事、陈校长收拾烂摊子的“你来我往”行动中,他们俩之间确实建立了一定的“交情”。

  “那外公……”

  “没必要。”

  司笙轻描淡写地打断萧逆的疑问。

  易中正的病情,除了几个常能联系到他的,就没有其他人知道。有些人多年不联系,这个时候得知,除了来病床前慰问几句,也没别的可做,易中正也不会因此少些病痛、多活些时日。

  若人来来往往的,还会扰他清静。

  萧逆微微点头,没有再问。

  *

  十点未到,家长们陆续赶到。

  地点就在教室里,家长们按照学生位置对应落座。

  今儿个,学校里有学生、家长,显得格外热闹,很多学生都围在走廊里四处张望。

  不知何时起,高二三班的教室门外,造成人挤人的拥堵现场,不少学生都站在门外、趴在窗口往里看,一个个的,眼睛都瞪直了。

  “哪儿呢?”

  “萧逆那个位置。”

  “卧槽!下凡来的吧?”

  “这姐弟绝了,颜值一个比一个高。”

  “我现在巴结萧逆还来得及吗,我不求别的,就要一个仙女姐姐的联系方式。”

  ……

  学生们嘀嘀咕咕的,兴奋得不行。

  司风眠慢一步赶到,见到满走廊的校服,微微一怔。

  他视线一扫,从拥挤的人群里找见往教室探的单行,一把揪住单行的后衣领,生生把人从中给揪了出来。

  “哪个缺德冒烟的——”

  单行骂着回头,一见到司风眠,立即噤声。

  “怎么回事?”司风眠莫名问。

  “萧逆的姐姐!”单行一下来了激情,眼睛倏然一亮,迫不及待道,“你敢信吗,萧逆姐姐,就是我们在图书馆遇见的那位美女!太美了!你看这群人——”

  单行搭着司风眠的肩,手臂一挥,笑骂道:“一群颜控!全是冲着她来的!”

  司风眠:“……”那也是他姐。

  不过,看到单行兴奋激动的傻样,司风眠决定不在他这里找存在感。

  “你最近跟萧逆关系不错啊,能不能找他要一个——”

  “不能。”

  没等单行说完,司风眠就斩钉截铁回绝了他。

  单行夸张道:“就一个微信而已。”

  “想都别想。”

  司风眠表情冷漠,扔给他一记警告的冷眼。

  单行倏然被他看得一个哆嗦。

  心儿有点虚。

  但,也不甚疑惑:自己要萧逆姐姐微信,跟他有什么关系?跟要他姐姐微信一样。

  就在这时,走廊里倏地响起一阵严厉的喝声——

  “你们都杵在这里做什么?!”

  是王琳。

  “嗷——灭绝师太来了!”

  “快跑快跑!”

  “走走走!”

  ……

  围挤在走廊的学生们,如遇洪水猛兽,顿时嗷嗷惨叫,化作鸟兽散。

  转眼就清空了。

  连本班的学生,都自动避让开。

  王琳脸色铁青。

  早听学生都冲着萧逆姐姐来了,没想一来这里,却见到这般壮观景象,顿时气不打一处来。

  ——就一扰乱人心的狐媚子。

  王琳气得咬牙,阴沉着一张脸,浑身散发着冷气,大步走进教室。

  进门后,她视线一扫全场,赫然见到靠墙角落的两个人——

  司笙和司尚山。

  他们一前一后地坐着,司笙微微偏着头,似乎在跟司尚山聊天。而,司尚山满脸的笑意,主动凑上前,隐隐还有几分讨好的味道。

  这一幕落到王琳眼里,俨然就是“司笙勾三搭四”的场面。

  果然不是个什么好玩意儿。

  开个家长会,竟然还勾搭上别的家长了!

  要不要点脸?

  ------题外话------

  明天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