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第六十五章 天下一统

作品:诸天谍影|作者:兴霸天|分类:军事科幻|更新:2020-05-02 03:13:37|下载:诸天谍影TXT下载
  长安城。

  独孤府。

  “奶奶!”

  独孤凤扑入了尤楚红怀中。

  “好孩子!好孩子!”

  尤楚红抚摸着独孤凤的秀发,一副噩梦初醒,心有余悸的模样。

  确实是噩梦。

  独孤阀之前杀入长安,却突然投降李阀,自然不是心甘情愿,而是首脑人物尤楚红被无情的心灵感应所控制。

  这种控制本来在无情跪后就能解除了,姑射极为谨慎,宁愿付出更多的代价,也要确保万无一失,将之转为心灵牢笼,直接扭转了性格。

  于是乎,尤楚红就真的处于对宋阀忠心耿耿的状态下。

  直到许悦、许峰、无缺和夜莺联手。

  许峰无缺以古武之道,许悦以冰雪魔法,辅以夜莺配置的魔药,历时第一多月,终于将这个老奶奶的真实心灵,从心灵牢笼中救了出来。

  并非靠什么惊人技巧,而是日积月累的水磨工夫。

  实际上,想要讨好独孤阀的有不少,更别提独孤凤还是七剑之一。

  但其他轮回者查看后,都纷纷离开,原因正在于耗时太长,万一无情那边意外脱身,难保不会前功尽弃。

  但许悦四人在联系了黄尚,得到了无情绝不会逃离的承诺后,下定决心,耗时良久,终于大功告成。

  许峰以阳神武道,顺便还将尤楚红的暗伤加以调理。

  独孤凤好感度瞬间升满。

  此时她在老太太怀里温存片刻后,又扑向两个好朋友。

  许悦太高,她很自然地冲向夜莺,两个人抱在一起又笑又跳,决定今晚继续睡一起。

  而尤楚红谢过四位恩人后,第一时间下令:“把峰儿、霸儿唤来!”

  这位老太太年纪大了,性格却没有半点温吞慈和,反倒是雷厉风行,此次吃了这么大的亏,不把罪魁祸首碎尸万段,她还不如死了算了。

  许悦四人却知道,那个罪魁祸首,正在洛阳街头,准备化茧成蝶呢。

  别看老太太现在牛逼轰轰,真要正面对抗,站在那里给她碎尸,都没有勇气下手。

  不多时,尤楚红的两个儿子,独孤峰和独孤霸进来了。

  两人看到那熟悉的眼神,不禁虎躯一震,大喜拜下:“母亲!”

  尤楚红看着憔悴的两人,心中一叹:“快起来!”

  独孤阀投降后,力量已经被李阀全部吞下。

  如今的独孤府内,就是这些嫡系弟子,处于一种半软禁状态。

  独孤峰和独孤霸的能力并不优秀,平日里还真靠老母亲撑场子。

  当老母亲反过来为敌所用,他们顿时懵圈了。

  所幸现在,主心骨终于回归。

  斗志重扬。

  接下来无非是了解目前的局势。

  然而当独孤峰述说后,尤楚红简直觉得,自己还在被控制。

  窦建德降,李密降,王世充死,佛门灭。

  而就在三日前,宋阀也降了。

  宋缺会降?

  尤楚红不信。

  这一切太荒谬了。

  然后独孤峰终于说出了缘由。

  书院争龙。

  尤楚红听了大致因由,长叹一口气:“陛下昔日的担忧是对的。”

  她口中的陛下,不可能是李渊,同样不是杨广,而是文帝杨坚。

  杨坚当年最为忌惮的,不是那时尚未分裂的突厥帝国,也非大隋内部的世家豪族,正是晋阳城中开设书院的那位大宗师,天下白道第一人。

  如今看来,这份忌惮是完全有道理的。

  因为裴矩一旦想要争夺九五之尊之位,所得到的助臂之大,所遭受的阻碍之小,简直出乎任何人意料之外。

  原本众人就算知道裴矩桃李满天下,涵盖世家平民,受到各个阶层的尊敬爱戴,优势最大,但争夺天下也不是儿戏。

  不是我想要放弃就放弃的,还要考虑麾下一帮追随者的身家性命!

  如果不是一点希望都看不到,窦建德李密那样的枭雄,宋缺那样天纵奇才的兵法家,岂会投降?

  定了定神后,尤楚红问道:“那现在如何?”

  独孤峰道:“‘狂剑’裴元庆夺取洛阳后,稍加整顿,已经率领五万大军,向关内逼来。”

  独孤霸道:“‘商剑’商秀珣接管蜀地后,也出兵五万,直逼长安。”

  独孤峰又道:“‘天刀’宋缺回归宋阀后,整兵十五万,北上对抗突厥大军,相信原本一直抵挡突厥大军的‘智剑’李靖,也能腾出手来。”

  突厥大军压境后,一直与窦建德和李靖率领的军队交锋,所处的阵线正是昔日北齐修筑的防线。

  虽然林光英在倒戈时,将突厥大军卖了个干净,但由于双方军力差距,如今中原还是处于防守阶段。

  颉利可汗自从成为突厥可汗后,令这个残破分裂的帝国再度恢复了昔日的荣光,草原上全民皆兵,麾下数十万大军哪怕不能全部称为精锐,也是一股强大至极的力量,能够防得住已经是一件值得骄傲的事情。

  该急的是对面。

  因为一旦中原一统,一个强大的皇朝再度诞生,突厥人想要趁火打劫,就是白日做梦。

  而宋缺北上,确实是一剂强心剂。

  他本人自不必说,岭南军以俚僚为主,民风纯朴,刻苦擅战,虽只有十多万之众,却是训练精良,再配合上飞马牧场的武器,绝对能让突厥难越雷池半步。

  尤楚红深深吸一口气道:“那如今的重点,便是长安之战了。”

  她很庆幸,乖孙女成为了裴矩的亲传弟子,让独孤阀能有顺理成章的理由靠过去。

  当然,由于先前的行岔踏错,想要从龙,一场血战,就在所难免。

  不过尤楚红依旧高估了难度。

  下一刻,独孤凤突然招了招手,就见寇仲的脑袋探了进来,看到尤楚红大马金刀地端坐,赶忙一溜烟地跑过来:“奶奶好,我是凤凰姐姐的弟弟寇仲。”

  尤楚红看着这小子虽然年轻,一身功力竟已不俗,微微点头:“你是带来了什么好消息吗?”

  寇仲摸了摸头,嘿嘿一笑:“是啊,大大的好消息,在子陵的劝说下,李世民降了。”

  ……

  ……

  当徐子陵领着李世民,进来投降时,每个人都目光熠熠,看着这位晋王殿下。

  实在是这一步至关重要。

  有了这位作内应,拿下长安的机会,可要高的太多了。

  毕竟他不仅是一个人,麾下还有天策府。

  府内网罗了不少书院子弟,都是优秀毕业生,前途广大的那种。

  李世民对着尤楚红、独孤峰、独孤阀行晚辈之礼后,更对着独孤凤道:“见过学姐!”

  独孤凤跳到李世民身前,为了不仰头,故意保留了一个合适的距离,欢喜地笑道:“李二,还是你懂事,当年我逃课时,就你懂得替我打掩护……哎呦!”

  说到一半,脑壳上挨了一下,她大怒转头,就见尤楚红三人恶狠狠地瞪着她。

  独孤凤吐了吐舌头,赶忙让到一边。

  一时得意忘形,忘了家长还在。

  尴尬,尴尬。

  李世民礼貌中倒是不带尴尬,仅仅有着一丝苦涩。

  他是真的不想放弃。

  九五之尊,至高无上!

  李阀已经占据关中,有了昔日大秦的成事基业,最后却要拱手让人!

  做出这个决定有多么艰难,就可以想象了!

  可这并非是善良,也不是真的要济世救民,纯粹是打不过。

  昔日单靠大秦一国,能够阻挡得了其他六国的联手么?

  不能!

  终究还是要靠合纵连横,分化敌势,各个击破。

  但现在外面已经不是六国联手,而是一国统一,拧成一股力量!

  宋阀降。

  这个消息,成为了压倒骆驼的最后一捆稻草。

  李阀原本的指望,其实就是宋阀了。

  这在原剧情里,由于胡汉之争,几乎势成水火的两大门阀,必须联手,才有可能与书院抗衡。

  结果宋缺与君剑一战后,回到宋家山城,直接宣布投降,连昔日在隋朝威势下勉强保住的镇南公都不要了。

  这将裴矩的威望推至了新的巅峰,同时关中的世家也有了新的倒向。

  世家不见得就是墙头草,但对于这种实力悬殊大到极致的两方,也知道何去何从。

  何况李阀占据关中,也就在这数个月之间,本就谈不上什么忠诚。

  李渊迫不及待地称帝,更是将遮羞布撤去,连隋朝的大义都用不到了。

  如此种种,内忧外患,强敌逼至,还有什么希望?

  难道真的指望突厥破关?

  那李世民办不到。

  所以遇到徐子陵,得其佩刀劝说后,李世民就顺水推舟,选择了投降。

  他带来了很重要的消息。

  李渊和李建成也被控制,不存在妥协。

  所以想要夺取长安,唯有三路进行。

  第一路控制外城。

  这个交给寇仲和徐子陵完成。

  因为他们与本地的黄河帮,已经混得很熟。

  黄河帮是源远流长的本地帮会,长安城驻军与它有千丝万缕的关系,有任何异常调集,必惹起黄河帮的警觉。

  所幸除长安之外的黄河帮势力,都已经投靠了书院,总舵里也就差一个导火线,加以劝说,必能弃暗投明。

  第二路则是奇袭太子府,控制李建成。

  最后一路才是决战。

  李世民站在摊开的舆图前,手指点了点一处地方:

  “玄武门,是夺取宫城的关键!”

  ……

  ……

  大兴改名为长安后,大兴宫也改名为太极宫。

  宫内共有十六座大殿,主建筑位于承天门至玄武门的中轴线上,依次为太极殿、两仪殿、甘露殿和延嘉殿。

  太极殿号为“中朝”,两仪殿为“内朝”,是李渊处理政务办公之用。

  甘露殿为宴会之所,延嘉殿最接近玄武门,设置寝宫、书斋、厅堂,李渊如今就住在其中。

  这是稳妥之举,要知道玄武门正是禁卫总指挥所在处,有任何风吹草动,禁卫军来援,最是安全不过。

  因此宋阀投降,关外全是书院地盘的消息传来,李渊依旧沉着。

  小小的挫折面前,岂能屈服?

  李渊没有屈服,连夜调集了一万五千禁卫,将他团团保护,安排了暗号。

  “固若金汤!”

  “李秦永存!”

  ……

  夜色降临。

  在夜莺的魔药帮助下,倏然间长高二十厘米的独孤凤,披上甲胄,成为了禁卫的一员,随行的还有将体香掩去的婠婠和师妃暄。

  带队的是长孙无忌和林一江。

  此时前者领着天策府,后者领着书院精锐弟子,替换禁卫,在宫内巡逻。

  除此之外,还有楼观派、魔相宗、天莲宗、老君观等等势力,全部动员。

  正在熟悉身上的装扮,迎面一队禁卫走来,双方前排的提灯者同时举起灯笼,往另一方照射,然后对上暗号。

  “固若金汤!”

  “李秦永存!”

  并无异常,两队交错而过。

  直到长孙无忌突然改变暗号:“天下一统!”

  对面不假思索,很快回应:“万世流芳!”

  自己人。

  顿时间,林一江带着十人,进入这队禁卫中。

  然后再走。

  再对暗号。

  “天下一统!”

  “万世流芳!”

  “天下一统!”

  “万世流芳!”

  ……

  当一支支自己人对上暗号,实力高强的众人也分摊到了不同的队伍中,将延嘉殿团团围住。

  看上去人数也只有千人,与一万五千人的禁卫大军相比,还是少部分,但这个世界的宗师高手,足以改变太多。

  何况李渊身边还有内应。

  “江山是朕的,谁都抢不走!”

  “不!不!我只想保住唐国公之位,让陇西李氏延续下去!”

  延嘉殿内,龙塌之上,李渊婆婆脸皱成一团,一会儿放声呼喊,一会儿冷汗涔涔。

  “陛下!陛下!”

  就在这时,韦公公来到他的身边,推醒了正在做噩梦的李渊。

  “啊!”

  李渊大吼一声,猛然起身,喘着粗气:“朕又做梦了?”

  “是的,陛下不用担心,会好的,马上就会好起来的。”

  韦公公的脸上透出安静祥和之色,慰藉着李渊的心。

  李渊的心灵虽然被控制,但潜意识里还是知道恐惧的。

  如今的所作所为,是在打一场不可能打赢的仗,更是把整个李氏往火坑里推。

  可当他清醒后,眉宇间又浮现出可以拼尽一切家底的百折不饶,冷冷地一翻身,准备继续睡觉。

  然后宫外,喊杀声起。

  两道倩影首先飞至,化作两位风华绝代的女子,向着宫内杀来。

  婠婠的天魔双斩,师妃暄的色空剑同出,配合得莫名默契,偶尔交错的妙目中,更是战意熊熊:“此战结束,就各回山谷,进入到今年的王者排位赛中,这回捧起胜利奖杯的,定会是我!”

  如入无人之境。

  直到这一位须发皆白的老者身影扑出:“晁公错在此,你们休得放肆!”

  两女看向这位仙风道骨的老者,突然面露怒意:“你就是‘南海仙翁’晁公错,曾惜败于‘散人’之手的晁公错?”

  晁公错目露谦逊:“正是在下,那一战我与裴兄战至百招开外,他使出截天三剑,我才不敌落败,甚是……!”

  两女没有听完,已然出手。

  然后一场教科书般的吊打展开了。

  传说中能和裴矩五五开的南海仙翁,被打得吐血连连,最后安详仙逝,李渊已然在禁卫的保护下往玄武门而去。

  面对宗师,人数已经不足以作为保障,但依旧不可忽略人数的作用。

  此时的情况,玄武门才是更安全的地方。

  至于帝王之尊,先放到一边吧!

  刚到一半,喊杀四起,林一江等人更是杀了过来。

  “小刀,我来助你!”

  所幸就在这时,一位须发怒张的老者出现,贴身护住李渊。

  “霸刀”岳山。

  李渊刚刚露出安心之色,就见岳山掉头望去,一位面容古拙的道人背负双手,仿佛凌空虚度般,逼了过来。

  “宁道奇!”

  岳山低喝出这个名字,腾身扑出。

  霸刀斩出。

  霸刀碎裂。

  霸刀消亡。

  死得干脆无比。

  在这位的壮烈牺牲下,李渊已经被上万禁卫拱卫起来。

  可这并不能给他带来丝毫安全感。

  因为一位位宗师从四面八方走出,无数高手更是蜂拥而来,把守住了宫城的每一个要道。

  曾经最强的玄武门,反倒变成了瓮中捉鳖。

  “是谁!”

  李渊知道,没有内应,绝对不至于如此。

  “世民,是你?”

  然后他就看到了李世民。

  李世民遥遥看着李渊,不发一言,身边是被活捉的李建成。

  毋须多言。

  夺城而已。

  “父皇休慌!我来助你!”

  就在双方展开大战之际,李元吉率领禁卫和身边招募的一众高手,拍马而来。

  李元吉倒是没被控制。

  李世民没被控制,是姑射忌惮可能存在的真龙之气,李元吉则是不够资格。

  但同样的,想要力挽狂澜,他更不够资格。

  这数千禁卫涌入战局中,仅仅是给书院大军造成了些许麻烦,在豪华阵容之下,

  同时看到林一江和独孤凤冲过来,李元吉先是怕怕地扭过头,然后突然红了眼睛,大吼道:“把他们抓起来,把所有的书院之人统统抓起来,从今往后,再也没有作业,没有月考!”

  独孤凤露出同情之色。

  第一次月考,这孩子考试前准备了一晚上小抄,结果考场都没进,就被搜了出来,二师兄倒也没有怪他,仅仅是请了家长,回去被李渊吊起来打。

  第二次月考,他又用重金收买了前排的同窗,想要仗着目力过人,借鉴一二,结果入了考场后,原本的顺序就打乱重做了,李元吉交了白卷,回去又被李渊吊起来打。

  第三次……

  第四次……

  每次月考,李元吉都有全新的作弊方法,每次都被发现,每次都被吊起来。

  一年后,他心累了,主动退学。

  他恨书院。

  更恨被吊打。

  但现在最恨的两大因素齐聚。

  书院到来,吊打他。

  当林一江把他身边招募的高手全部打败,李元吉坐倒地上,眼泪终于夺眶而出:“我恨作业,我恨考试。”

  独孤凤来到李元吉面前,终于能够居高临下地道:“好啦好啦,不爱学习就不要学嘛,又不是只有这一条路,对不对?”

  李元吉泪眼婆娑地看着她:“学姐,你说的是真的吗?”

  独孤凤拍拍他的脑袋:“当然啦,想想我,逃了那么多课,为什么还能毕业啊?”

  李元吉傻乎乎地问:“为什么啊?”

  独孤凤一叉腰:“因为我是宗师啊,成了宗师,你也可以为所欲为!”

  “哇!”

  李元吉嚎啕大哭。

  人生更没有指望了。

  而眼见着血战,李渊身边的韦公公直接出手,拿住李渊。

  阴癸派的韦公公,盼星星盼月亮,想回召唤师峡谷,终于要如愿以偿了。

  玄武门之战的意义,是将对李阀忠心耿耿的高手,全部聚集于此,然后一网打尽,才能让双龙以最快速度接管城防。

  同样的,当李渊被擒拿,一枚兵符军令从龙袍中搜了出来,交予了李世民,代表着大局已定。

  李渊的婆婆脸依旧冷肃,眼底深处,却流露出一丝自己都位察觉的如释重负。

  这一夜,长安城易主。

  三日后,李秦投降。

  裴元庆大军入关。

  隋炀帝杨广死后六个月二十三天后。

  天下再归一统。

  ……

  ……

  洛阳城。

  在“蜃楼”的幻术隐蔽下,五台机关兽,来到了上空。

  长安城内的大战,刘无名早有所料,却无力阻止。

  因为他决定将“青帝”宝贵的合体时间,用在中原与突厥的一战!

  千军万马的交锋中,才是机关兽展现威力的最佳时刻。

  而他此时来,只是为了趁乱救出姑射。

  刘无名早就知道姑射被困住,原本没准备救。

  虽然这位仙子,曾经带他在云端行走,可在小命面前,也要靠边站。

  但现在,必须要团结一切可以团结的力量了。

  刘无名已经观察了不少时间。

  守卫姑射的力量并不弱,也不强。

  主要是一个面如满月,长得很像中年唐僧的和尚,和赏金公会的执法二队守护。

  根据情报,那个和尚就是血狮团队的队长了,不是什么厉害角色。

  既如此,机关兽突现,镇压而下。

  “敌袭!”

  王龙不慌不忙的声音响起,四象结界展开,随时能够变出新的庇护所,将血僧和姑射立于其中。

  王龙相信,后门团队这次不会再丧心病狂到三个月后再来救他们,必然马上出动。

  可他没有料到的是,就在刘无名发动的霎那,黄色巨茧中,一条金碧辉煌的胳膊突然探了出来,刺向了血僧的胸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