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第四百七十章:人间烟火,不过如此

作品:徐少逼婚:步步谋心|作者:李不言|分类:女生专区|更新:2020-06-01 11:01:17|下载:徐少逼婚:步步谋心TXT下载
  这年秋,首都天气逐渐转凉,处在不冷不热的阶段。

  万分宜人。

  十一月,安和团建,选在了京郊,京郊有名的山落下有一处农家小院。

  烧烤,聚餐,体验农村生活,倒也是一处极好的去处。

  因着此行,安隅带上了非晚,母女二人穿着宽松的衣物,带着帽子,游走在附近的农家小院里。

  安隅虽出生贫寒,但自幼成长在赵家,已是多年行走在天野之间。

  此行,许多同事都带了子女,旁的不多,小孩儿多。

  许是知晓安隅想将女儿带来,是以对公司团建的要求降低了番。

  转眼的功夫,小姑娘不见了。

  安隅正想开口呼唤,被邱赫拍了拍肩膀,示意她放人家一马。

  安隅无奈,耸了耸肩。

  与邱赫二人缓步向前,步伐不急不慢,将吵闹都甩在了身后。

  这年,宋棠成了相亲场上的常客,纵使不愿,但耐不住亲妈的摧残。

  而邱赫呢?

  相亲不断,三十多岁成熟多金又有事业的男人身边不乏二十出头的小姑娘跟豺狼猛兽似的往上扑,安隅已经亲眼目睹许多回了。

  年纪轻轻的小姑娘堵人都堵到了法院门口。

  某日,安隅跟宋棠开玩笑,反正你二人年龄相差不远,又都知根知底,不弱凑一凑得了。

  宋棠横了他一眼,将目光移至安隅身上,轻飘飘道:“我怕死在那些二十多岁的小姑娘手上。”

  这话、不假。

  安隅也觉得惊恐,现如今的小姑娘狂追猛打的架势真的是无人可以匹敌。

  也难怪宋棠怕。

  是以这日,安隅取笑邱赫:“耳根子清净了?”

  邱赫一愣,随即抿了抿唇,一本正经的点了点头道:“难得清净。”

  “三十岁的男人都这么吃香吗?”

  “那得看在谁眼里,”后者伸手在田野间拔了根狗尾巴草下来。

  在手间缓缓摇晃着。

  安隅不解,询问道:“如何说?”

  “二十出头且一无所有空有美貌的小姑娘自然觉得我这种成熟的老男人是抢手货,为何?”邱赫看了眼身旁的安隅替其答疑解惑道:“因为我有钱,钱能掩盖一切缺点。”

  “在成功的知性女性眼前我这种男人就不值一提了,可有可无,钱、她们不缺,她们也深知在我们这种历过事事的男人身上得不到至真至纯的爱,与其在我们身上赌一把,不如去骗骗那些小狼狗,来一场嘘寒问暖轰天动地的恋爱,而我们这样的男人,只是他们搭伙过日子的最佳选择。”

  安隅听闻这话,微微震惊,觉得诧异:“不像是你的言论。”

  “从宋棠的言行中得出来的经验。”

  宋棠可谓真的是放浪不羁爱自由,某日,邱赫酒后微醺同其开玩笑,无非是你别去祸害别人家儿子,我也别去糟蹋别人家姑娘,将即将就凑合凑合得了之类的话语。

  这话,被宋棠冷嗤了声。

  她斜过身子正儿八经的看着邱赫,掰着手指问他:“你是律师,我是什么?”

  “律师。”

  “有钱的男人都想找什么?”

  “漂亮的女人。”

  “那有钱的女人想找什么呢?”宋棠反问,想让邱赫举一反三,可后者,默了默。

  宋棠冷嗤了声,笑道:“小狼狗啊!”

  “我要是想找一个有钱的男人结一场无爱的婚姻,随随便便,轻而易举,但我为何要如此呢?姐又不缺钱。”

  邱赫的思绪被安隅的浅笑声打断。

  这日、聚餐、、脱离工作,众人明显放松许多,带过来的孩子也不管了。

  随他们燥縢去吧。

  反正、难得聚一次。

  傍晚时分,徐先生忙完归家,不见妻女踪影,隐约觉得、自己好像落了单。

  站在客厅的人有种细微的失落感。

  随即,将归家、便转身离去。

  寻自家妻女去了。

  这夜,众人大抵是想体验一下农家生活,留宿了一晚,店家将所有房间都安排妥当。

  徐绍寒来时、安隅与宋棠站在院子的槐树下浅笑聊着。

  身后,是孩子们的玩闹声。

  男同事们坐在一起打牌,现场好不热闹。

  脚边,一只田园猫呲溜过去,安隅低眸望了眼、

  感觉到身旁有人捅了捅自己,顺着安隅的视线侧眸望去,只见徐绍寒站在不远处,正笑脸盈盈的望着自己。

  瞬间,安隅只觉得、人间烟火,不过如此。

  徐绍寒的到来令众人倍感惊讶,原以为如这般高高在上的天神是不会与他们这群人一起感受着人间烟火的,却不想,有所出入。

  徐非晚及其给自家父亲脸面,见了徐绍寒,小姑娘左一个甜腻的爸爸,右一个甜腻的爸爸,喊的不停。

  跟只小天使似的恨不的马上扑过去,扑是扑过去了,可是、没扑到也是真的。

  为何?

  徐绍寒嫌弃自家姑娘那乌漆嘛黑的爪子。

  他嫌弃安隅,会抓着安隅的爪子送到水龙头底下狠狠的搓着。。

  嫌弃自家姑娘,睨着人家,让人家自己去洗干净了在过来。

  这就是区别。

  这夜、徐非晚跟她的小伙伴们细数自家父亲的种种不好。

  只道是她是如何在晨间被踹醒丢给大伯或者姑姑的,亦或是周末将她送走。

  等等等等、种种种种。

  当她跟小伙伴提及会被踹的时候,小孩子们都表示很震惊。

  随即问徐非晚:“你是捡的吗?”

  小姑娘默了默、点了点头,不算确定道:“应该是。”

  这夜,因着徐绍寒的到来,安隅解脱了。

  大抵是这么多年养下来的习惯,但凡是徐绍寒在场,不管有任何事情小姑娘永远都是喊爸爸。

  从不会去麻烦安隅。

  或许是小时候徐绍寒时常在她耳畔念叨那么一句不要去吵妈妈。

  而长大之后,一直如此。

  徐绍寒的存在,解脱了安隅。

  而一众带孩子来的女同事一个个扬言恨不得现在立刻马上回家离婚。

  安隅在旁,笑的花枝乱颤。

  又是一年隆冬,徐绍寒应酬,安隅接到周让电话时,是在午夜,那侧、周让似是颇为为难开腔,告知徐绍寒喝多了。

  安隅微叹了声,对于这种酒桌应酬,她不推崇,但也并非不能理解。

  周让将徐绍寒送回来时,这人已是醉的不省人事。

  此时、午夜两点整。

  安隅应当算是个好脾气的人,这种好脾气来源于感同身受的理解。

  是以,当这夜徐绍寒磋磨她的时候,她也极好脾气的忍了。

  你若是问安隅这夜是如何过来的,她只能告诉你,她不知晓。

  喝醉酒的徐绍寒比平日里更为难缠,平日里通理,而今日、他的脑子完全被酒精支配。

  次日清晨,徐绍寒是被踹醒的。

  被毫不客气的踹醒了、

  睁开朦胧的双眼望去,只见安隅着一身吊带站在床边,身上密密麻麻的淤痕,看的他心情胆颤。

  想开口关心,目光落在她掌心上的玻璃杯时,收回了言语。

  且还及其小心翼翼的往里蹭了蹭。

  为何?

  安隅这杯水,隐有要泼上来的架势。

  初冬,徐落微传来有孕的消息,二人的婚礼,在年初便办了,因着两家家庭的原因,一切从简。

  徐绍寒有意让姐姐风光出嫁,关于婚礼,本想一手包办,奈何徐落微本人不愿。

  他便就此作罢。

  但徐家的嫁妆里面,徐绍寒亲自填了大手笔进去。

  事先,他同安隅商量,而后者,并不看重搞这些身外之物,只道是一切随他。

  一年之内,结婚怀孕,可谓是及其快速。

  听说,二人相处甚是融洽。

  时有斗嘴吵闹,但从不伤及感情。

  保家卫国的j人与钢琴家,听来,也是极配的。

  ------题外话------

  明天中午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