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第四百六十一章:徐朏朏

作品:徐少逼婚:步步谋心|作者:李不言|分类:女生专区|更新:2020-05-26 11:49:16|下载:徐少逼婚:步步谋心TXT下载
  春末时节的一场聚会,不知是好,还是坏。

  这年夏日,安隅只觉自己的心理素质稳步提升。

  朏朏三岁半,她与徐绍寒商议将孩子送去幼儿园,感受集体生活。

  后者、未曾及时给与答复。

  徐绍寒虽对孩子颇为严格,但到底是唯一的一个亲闺女,骨子里还是疼的。

  所以对于安隅的这个提议,他沉默了许久。

  朏朏三岁,徐绍寒因担忧安隅劳累开始给女儿灌输自己洗澡的思想。

  不得不说,这人洗脑的功夫一流。

  每日从安隅必须在规定的时间给朏朏洗澡变成了阿姨必须在规定的时间给朏朏放水,看着小姑娘洗澡。

  纵使洗不太干净。

  徐先生如何说的?

  他说:“洗不干净便洗不干净!难受的是她自己。”

  安隅无言。

  觉得有几分道理。

  但有些时候,安隅看不过眼。

  比如那日,在初夏时节下了一场极大的雨,雨后。朏朏自己跑进院子里玩闹,夫妻二人一回来便见小姑娘穿着公主裙蹲在地上玩泥巴。

  粉色的小裙子变的脏兮兮的。

  她身旁的那只狗,已经形容不出来是何颜色了。

  安隅乍一见此,只觉高血压都要冲顶了。

  “徐朏朏,”一声怒喝将正在玩的不亦乐乎的小姑娘惊得一颤。

  一抬眸便见自家母亲提着包站在车旁一脸恨不得捏死他她的表情瞅着她。

  小姑娘一激灵,起身,抬腿便跑。

  平日里,安隅应当是个温和的人。

  可这份温和,在朏朏越来越大之后,消失的无影无踪。

  屋子里三五不时的能听见安隅的咆哮声。

  女儿听话时,她喊朏朏。

  女儿微微惹她生气时,她会沉着脸喊徐非晚。

  若是及其生气,便如今日这般,连姓带小名。

  喊的咬牙切齿。

  起先,徐绍寒也被吓过许多次。

  今日,依旧没逃过。

  徐先生站在安隅身旁,听闻那声怒喊,吓的一激灵。

  “你绍寒,你看看你女儿,”安隅气的不行。

  只觉自家生了个假小子,上房掀瓦泥巴堆里打滚样样不落。

  “看见了看见了,消消气,我替你去收拾她,乖。”

  徐非晚的童年,很悲惨。

  悲惨到一个怎样的境地呢?

  比如、她上学之后时常跟同学们说,我爸爸什么都听我妈的。

  我妈让他干嘛他就干嘛。

  这日,徐非晚小朋友惦着脚尖站在椅子够着水龙头洗手,想着一会儿能被从轻发落。

  可这小手儿还没搓干净了。

  有人一脚给她踹地上去了。

  小姑娘跪坐在地上,昂着头,脏兮兮的,委屈巴巴的看着自家父亲,糯糯开口:“爸爸~~~。”

  徐绍寒睨着她。

  小姑娘见人沉着脸无动于衷,在开口:“爸爸~~~~~。”

  徐绍寒伸手,关上卫生间门,扯了扯西装裤,缓缓蹲下来,望着小姑娘一本正经道:“徐非晚,你妈有没有告诉过你,你是捡的?”

  小姑娘噙着泪,用圆溜溜的大眼睛瞅着自家父亲,吸了吸鼻子点了点头:“垃圾堆里捡的吗?说过的。”

  徐绍寒摇了摇头:“不是垃圾堆里捡的,是在医院外面捡的。”

  “爸爸、骗小孩儿犯法,”小姑娘精明着呢!

  疯归疯,可智商真的是不低。

  脑子太好对于安隅而言也是种负担。

  “你妈妈身体不好,喝了很久的药都没有宝宝,不信你去问徐奶奶。”

  当一个跨国集团的总裁蹲在小孩儿跟前正儿八经的诓骗人家的时候,没有几个人是逃得过的。

  这日,徐绍寒避重就轻用大家都知道的事情将徐非晚小朋友给诓了。

  且还挺惨。

  过程安隅不知。

  只知这父女二人在卫生间一前一后出来。

  徐非晚泪流满面张这手追在徐绍寒的屁股后头喊爸爸。

  而徐绍寒,冷着脸,鸟都不鸟人家。

  只吩咐徐黛道:“晚上带着孩子去配楼睡,公主房不是什么人都可以睡的。”

  小姑娘走到哪儿都在吹嘘自己有一间粉嫩嫩的公主房,漂亮极了。

  可这会儿,公主房没了。

  徐绍寒话语落,小姑娘哇的放声大哭。

  脏兮兮的坐在地上望着自家父亲,那惨兮兮的样子别提多可怜了。

  安隅气归气,可毕竟是亲生闺女,又来之不易,怎能不爱?

  见小姑娘哭的撕心裂肺的心里不是滋味,准备迈步过去将人拉起来的。

  哪儿曾想,将走两步,便被徐绍寒搂着腰肢上楼了。

  强势性的。

  小姑娘坐在楼下地板上哭的撕心裂肺,安隅疑惑,:“你跟朏朏说什么了?”

  “说她是捡的,”徐绍寒揽着人上楼,进衣帽间,伸手将身上外套脱下来随意丢在衣篓上。

  而后,抬手接着衬衫袖扣,那漫不经心的模样万分养眼。

  “往常说过也没见她哭这么厉害啊!”安隅依旧不解。

  “你的表达不够深刻,”哗啦,男人伸手将身上衬衫褪下,光溜溜的站在衣帽间前,伸手取了件纯白短袖套在身上,一瞬间,觉得年轻了好几岁。

  “你怎么表达的?”安隅问。

  自家女儿颇有点没脸没皮,能让徐绍寒收拾成这样,这人、估摸着是下了狠手。

  而徐先生想,不能说。

  说了该不高兴了。

  心里虽如此想,可他面儿上端的平静,伸手揽过安隅的腰肢往卧室内带,浅淡开腔:“不说这个。”

  这夜,小姑娘当真被带到配楼去了。

  哭的撕心裂肺的。

  据徐黛说,一晚上做梦都在抽抽搭搭的,可怜的不行。

  夜间,安隅屡次想起身去看看被收拾的惨兮兮的小姑娘,只是将一动弹便被徐绍寒拉了回去,压在床上,小声警告着:“玩儿也玩儿够了,该得受受教育了。”

  三岁之前,徐绍寒从不提小姑娘受教育之类的话语。

  只道是小姑娘来之不易,该怎么玩儿怎么玩儿,天性如何便是如何。

  即便是上房揭瓦也认了。

  次日,小姑娘被徐黛带回主宅,站在徐绍寒跟前,委屈兮兮的,,整个人焉儿了。

  不再是昨日那个跳脱的小姑娘了。

  “跟我进书房,”正吃早餐的人放下筷子,也不说让小姑娘先吃了早餐在说。

  安隅想开口言语,徐先生一个眼神扫过来,她默了。

  安隅不清楚那日书房发生了什么。只知晓,在往后机长的一段时间,小姑娘是及乖的。

  这年七月,学生正暑假时,磨山陆陆续续的有家庭教师进来上课。

  而徐绍寒每日归家任务又多了一重,便是检查作业。

  如此琐碎之事,从不假安隅之手。

  徐绍寒的书房内,摆了一张小小的书桌,书桌上方,有一副简简单单且通俗易懂的墨宝。

  【鸟欲高飞先振翅,人欲出息先读书】

  这副墨宝,出自徐绍寒,起落笔之间铿锵有力。

  挥洒自如。

  小姑娘偶有不乖,时有闹腾,但每每这种时候,徐绍寒都会用及其巧妙方法化解。

  该学学,该玩玩,合理安排利用时间。

  只要学习任务完成,不管你去如何撒欢。

  安隅时常路过徐绍寒书房时,能见这人带着一副蓝光眼镜在看邮件。

  女儿坐在他不远处的书桌上低头写作业。

  偶尔能听见这人温润的喊一声朏朏。

  但绝不会随随便便喊。

  要么,是小姑娘姿势不对了。

  要么、是小姑娘在偷默默躲着玩。

  对于孩子的教育,他素来严慈参半。

  打击与表扬混合上演。

  都是初为为人父母,可安隅觉得,徐绍寒比自己强太多。

  这年八月,三伏天。

  安隅顶着三十八九度的太阳从法院回来,将一进公司。

  徐黛电话过来,小姑娘拉肚子拉脱水了。

  至于为何,她支支吾吾,不太敢说。

  ------题外话------

  晚上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