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第四二三章 新闻发布会

作品:穿越寻侠记|作者:寂寞宇宙|分类:武侠修真|更新:2020-05-23 10:41:15|下载:穿越寻侠记TXT下载
  楚玲说出了事情的严重性,只吓得牛蕊小脸煞白,说道:“这事我谁都没告诉啊,就跟刘磊说过。”

  刘磊也慌神了,连忙说道:“我是接班的时候听牛蕊说了这么一句,但是然后一直到现在我都没离开过监控室,我肯定是不会泄密的。”

  楚玲冷着脸说道:“具体是不是你们两个,还要看你们手机的通讯记录,如果不是你们两个,那就一定是老张了。”

  老张名叫张永年,是食堂的二把刀。除了给大厨备料配菜之外,老张还负责去畜牧园菜园子捉鸡杀羊、采摘果蔬以及外出采购等工作。

  毕竟不论庄园自留地的物产如何丰富,也不可能做到应有尽有,油盐酱醋花椒八角等调料总是要从外面购买的,老张负责的工作就有采购这一项内容太。

  拿过两人的手机看了一遍之后,楚玲下了结论:“这事儿多半是老张干的,他最具备与外人接触的条件,这个老张,一定是贪心收了人家好处了,刘磊,你去把张永年找来……”

  不多时张永年到了监控室,是一个四十多岁的中年人,相貌很是敦厚,但其实是一个滑头,全公司的人都知道这人最爱占小便宜。

  老张丝毫没有意识到他把他了解到的庄园内情告诉外人有什么不妥,对此供认不讳,末了还反问道:“这有啥啊?人家只是请我吃了顿饭,拉了几句闲呱,临走打包了两盒烟,这也不行?”

  认定了事实,楚玲当即看向尹福虎道:“尹总,我代表公司向您和狄总道歉,并作出决定,开除员工张永年,同时,鉴于他给狄总和您造成了一定的损失,恳请您和狄总追究我公司以及张永年的责任……”

  楚玲可以算得上是标准的物业人,本着做事先做人的原则,在过失面前用于承担,不推卸属于自己的责任,这种品质很是难能可贵,绝非多数人所能做到的。

  按说楚玲已经把事情做到这个地步了,作为业主一方的代表,就应该抬抬手宽容一回,毕竟任何一个公司都不可能控制每一名员工摒除私心杂念,人员素质难免良莠不齐,这是很正常的事情。

  然而尹福虎却没有这么宽容大度,在一旁冷眼看着楚经理自纠自查自我批评,之后才陡然发飙:“楚经理,你公司存在的问题非常严重啊!老张的所作所为性质非常恶劣是肯定的,但是只开除一个老张算是什么处理?你们公司的责任呢?你们是怎么管的?”

  尹福虎这话说得并没有什么毛病,楚玲也承认公司以及自己管理的项目部负有责任,只是语气重了些,但是接下来的话就让楚玲的一颗心冰凉冰凉的了,他说:“不行,你们这个物业公司管理水平太差了,我不能跟你们合作下去了,换物业公司!”

  这个决定对于一个物业公司来说就等于是宣判了死刑,一点余地都没留,楚玲和刘牛二女都呆住了,这尹总刚才还和和气气的怎么突然就变得这么凶恶了?这处罚也太狠了吧?得,这下大家的饭碗都丢了。

  只是楚玲毕竟是项目部负责人,肩负着公司对她的委托,怎么肯轻易丢掉如此优质的大客户?立即努力挽回,说道:“尹总不要生气,是我们的错我们肯定承认,你该处罚尽管处罚,但是你能不能不要这样极端?给我们留一个改正的机会不好吗?经过这件事我们一定会杜绝此类现象的……”

  尹福虎仍然不依不饶:“我给你机会?谁给我机会啊?我姐夫的东西能不珍贵么?那银球值几十个亿也是有的,要是被这些人偷走抢走了,你们公司赔得起么?这事儿没得商量,我今天就联系其它物业公司,你等着办交接吧!”

  楚玲见状就很无奈,压抑着微微叹了口气,恳切道:“尹总,这几天我每天向你请示汇报,觉得你这人挺通情达理的,而且你对我也很照顾,你就当给我楚玲个人一个机会好不好?再考虑考虑行不?”

  尹福虎心中冷笑,你个臭娘们儿还知道我对你很照顾啊?知道我照顾你你还跟我装清纯?你当你是十六七岁的小姑娘呢?

  尹福虎稍一犹豫,楚玲已经明白了问题的关键,又试探着说了一句:“要不……尹总你就只追究相关责任人可以不?这事是我管理不善,我和张永年都有责任,开除张永年以后我也向公司引咎辞职,你看这样行不行?”

  尹福虎闻言心头大急,连忙说道:“别呀,我尹福虎是个讲道理的男人,我和你又没有什么仇恨过节,你辞职干嘛啊?要走你们公司的人全走!”

  楚玲面露喜色,立即顺势说道:“尹总这意思,如果我不辞职,我们项目部就可以留下来了?谢谢尹总!”

  尹福虎闻言连忙摇头,“你先别谢我,我可没这么说!”

  说到此处,见楚玲神色又变得惨然,就亮出了最后的底牌:“你想要一个机会是吗?行!我就给你一个机会,今天上午你好好反思一下,午休的时候你在你宿舍等我,到时候只要你态度端正,说不定我就给你这个面子。”

  午休的时候,在楚经理的宿舍,这个时间和地点有些不对头啊……就连刘牛二女都隐隐的有所感悟,她们也不是完璧之身了,都是有过经历的,完全猜得到孤男寡女在什么时候什么地方能做什么事。

  楚玲当然更明白尹福虎的意思,早在今天凌晨这事儿发生之前她就感觉到了尹福虎对她的垂涎了,只是装作不知而已,就算现在也不能严词拒绝,因为人家只是选择了一个不合适的时间和地点而已,并没有一定要跟她发生什么,这怎么拒绝?

  或许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先稳住对方,保证对方不提换物业公司这档子事再说其它。

  正打算委婉地提出换一个时间地点时,刘磊忽然指着屏幕说道:“尹总,楚经理,你们快看,他们不打了。”

  这场景说来也是荒唐,在这园内遭贼的凌晨,物业中控室内的五个人都没把心思放在如何驱逐过抓捕菜园子里的盗贼上面。

  业主尹福虎一心盘算着如何能占徐娘的便宜;楚玲则是一心要保住物业项目,维护公司利益;遭到开除的老张恨恨地只想等到天亮领最后一个月的工资,牛蕊则在预想中午经理宿舍里面有可能发生的香艳,只有刘磊没忘记关注屏幕中的战况。

  当然,狄立东曾经郑重叮嘱楚玲不许报警才是上述情景能够存在的合理解释。

  随着刘磊的提醒,尹楚牛三人都赶紧看向屏幕,只见画面里的十几个人果然都不打了,先前那名穿紧身衣的女人想挖的东西也没有挖掘出来,一群人围着那个小坑站了一个圈子,似是唯恐那只银球从地底蹦出来自己跑了。

  另外还有两人没有站圈,而是从旁边地上揪起来一个保安,像是在问话,不多时,那保安垂头丧气地走出了画面。

  “于化营往咱们这边来了。”牛蕊指着另一个监控屏幕说道,那块屏幕中果然出现了离开菜园子那名保安的身影,正是保安员于化营。

  众人之所以对于化营比较熟悉,能够准确地认出他来,是因为他走路的姿势很奇特,用北方方言来说就是顺拐,他是保安队伍中唯一的一名既不是退伍军人也不是武高毕业生的员工,据说是公司某个项目经理的亲戚,安插进来的关系户。

  牛蕊的判断是正确的,没过多久,于化营就来到了监控室,看见楚经理在这一点都不意外,只是掩不住脸上的愧色,弱弱地说道:“经理,那些人让我告诉你,让咱们物业给他们准备桌椅和早餐,送到菜园子。”

  “什么?”楚玲听了这话差点没气晕了,这些小偷也太嚣张了,来偷东西还得让主家提供餐饮休憩,简直是无法无天,正准备严词拒绝时,忽然手机响了,拿出来一看居然是狄总的电话,立马接听。

  只听狄立东说道:“楚经理,就按那些人说得办,待会儿你也到菜园子来主持一下……就按照五十人左右的标准布置会场好了,你们物业员工为此付出的工作量单算,按照工资额度另发奖金。”

  “嗯……好吧……可是……好的,好的,我这就安排,请狄总放心。”楚玲挂断了电话转身就看向张永年,说道:“今天你再干一天,工资按单日的三倍给你,否则你上个月的工资就别想要了。”

  食堂的大厨并不住在山庄里面,每天开车上下班,早餐服务向来由二把刀张永年负责,如此一来就不能立即驱逐张永年离开了。

  其实原本山庄食堂的早餐只给值夜班的服务人员提供,质量高低没人计较,做啥吃啥没得挑。

  因为早先没有业主入住,而最近虽然有业主入住了,也没有业主要求食堂提供早餐,毕竟食堂的早餐时间固定,会约束用餐者,想吃早餐就不能睡到自然醒了。

  但是今天的情况截然不同,狄总在电话说他也会到菜园子去吃早餐,要跟这些不速之客开一个早餐会,要求物业人员在布置好会场的基础上提供优质早点,此事关乎到业主对物业服务质量的满意度,对楚玲来说无异于一次严峻的考验。

  这就等于是在物业区域内举办一次中小规模的团体活动,在没有提前通知提前准备的情况下举办,就要求组织者有极强的号召力和协调能力。

  幸好楚玲有着丰富的相关经验,业务熟练,对下属员工掌控也比较得力,命人护送受伤的夜班保安去休息,指挥白班的工作人员开始忙活,只用了不到一个小时就布置好了会场。

  按道理狄家庄园既有室内多功能厅也有露天歌台舞榭,还有可用于主客联欢的标准会议室,无论如何也不该把会场布置在菜园子里。

  但是既然狄总都说按照不速之客的要求布置,楚玲也就没什么话说,千金难买愿意,业主咋说就咋办,只不过这个会场显得有些不伦不类就怪不得物业公司组会水平业余了。

  会场的桌椅仍是按照圆形来布置的,总计分为两个圈子,内圈十六张桌子是为这些小偷准备的,小偷们已经入席;外圈总计四十三张桌子,留了几个入口,也不知道是给谁准备的,狄总也没说明白,只要求在场中央给他留四个位子,所以她在内圈中间也摆了两张桌子四张椅子。

  会场布置完毕,楚玲吩咐加班的刘磊给每一位不速之客都奉上一杯上好的茗茶,然后去食堂待命,只等狄总来到即可送上早点。

  安排好了这些之后楚玲在外圈随便找了张桌子坐下来。或许是出于畏惧,又或许出于是别的什么原因,尹福虎没有跟着来到菜园子,令她享受到片刻没有骚扰的宁静。

  坐在内圈桌子边的小偷们知道她是来给大家服务的,反倒没来干涉她的行止,甚至其中有几个懂礼貌的在接过茶杯时还向刘磊和她道了谢。

  直到这时她才敢悄悄打量这群这些小偷,发现一共有十五个人,彼此之间似乎很是陌生,说话口音也不相同,其中还有两个白种人和一个黑人,与最先潜入山庄那个穿紧身衣的女人是一伙,说的是英语。

  其余的人或两三人或三四人一伙,都只跟自己的同伙小声谈话。

  听他们的意思,先前的停战是因为各方的战斗力相差无几,再打下去也打不出个结果来,若是全力相拼最终难免落得个多败俱伤,平白让主家渔翁得利。所以才达成共识,想要坐下来商量一个赌赛争胜的法子。

  众人低声议论了一阵,就有一个一脸络腮胡子的男人站了起来,说道:“咱们这样,由每方派出一个代表来比武,各使各的绝活,若是我的绝活你玩不转我就赢了,若是你的绝活我学不来你就赢了,这样比出最后的赢家拿东西走人……”

  他这话还没说完,就有人打断道:“要是我的绝活你玩不转,你的绝活我也学不来,岂不是平手?”

  裸晒胡子哈哈一笑说道:“就算咱们两个平手,你敢说别人也能跟咱们平手么?总会有一个最厉害的不是?”

  众人闻言多有点头赞同,又与各自的同伴商量了一下,然后纷纷表示同意,场中一共有四伙人,各自指派了一个代表出来。

  早晨6点,狄立东夫妇在苏倩倩、冷清、李颖三女的陪同下来到了菜园子,两个大姨子和联桥以及小舅子尹福虎夫妇也跟在后面。

  狄立东满面春风,仿佛在座的都是他的亲朋好友,一边点头微笑一边走到了内圈中心的桌子旁边,却不坐下,看向众人说道:“各位朋友早上好,我是狄立东,是这座山庄的主人,请允许我代表狄家庄园欢迎各位莅临寒舍……”

  众小偷见状就都不禁有些懵逼,彼此面面相觑,心说这山庄的主人闹得是哪一出啊?不敢赶我们走,就打感情牌?管用么?

  却听狄立东又道:“首先我要感谢大家帮助我平整了菜园子,各位辛苦了,嗯,今天上午本山庄要召开一场新闻发布会,这个时候媒体记者已经在路上了,咱们等记者来了再开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