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第五百四十四章 约复盘(下)

作品:星辰之主|作者:减肥专家|分类:军事科幻|更新:2019-10-09 01:24:12|下载:星辰之主TXT下载
  梁庐的困惑很正常,因为现场复盘之类的工作,并不是升占校官职责范围内的事。

  升占是二蜂巢的主管,同时也是中继站后勤部门的实际负责人,但他的职权范围主要还是在基建和设备的维护,以及机芯等高精尖装备的战时生产、组装和维修上。

  像是孽毒处理这种专业性超级强的业务,即便是发生在他的辖区之内,也会有专业部门过来处理。

  他不应该越权指挥相关的工作。

  不过,梁庐在最初的惊讶之后,就再没法顾及更深层的道理了。接受到升占校官要亲来复盘的指令,他更多的不淡定,还是来自于专业上的压力。

  “快快快,工作记录再整理一遍,尤其要简练,重点突出,脉络清楚,千万不能浪费他的时间。”

  罗南有点儿懵。

  梁庐就很认真地解释:升占校官是中继站有名的大忙人,浪费他时间的后果……见到他脑袋大小的拳头吗?

  好吧,罗南也听说过,升占校官的专业水准和他的暴躁脾气是同等级的。

  正是在铁拳的威慑下,梁庐虽然下了指令,可最终做这项精简工作的还是他本人,以上这些话,倒更像是他给自己加油鼓劲。

  罗南由此闲了一路,但其实也就是百来秒的时间。高速行驶的专用维修车就已经回到了他们之前驻留的地点。

  和离开前相比,这里多了一些人。

  之前负责鉴别他们的专业人员,此时倒成为了接待员,正给那些新来的人们指明真正的事发地坐标。

  不过里面并没有升占校官。

  专用维修车的到来,引得人们都往这边看。罗南眼尖,就看到那群人里,有一位大约是与梁庐相熟,冲着这边笑了笑。

  车子停下,梁庐一直低头与工作记录较劲,直到罗南戳他才惊醒过来,也是一抬眼就看到了人群中的旧识,有些吃惊,第一时间跳下车子,与那位打招呼:

  “学长,你怎么来了?”

  罗南依然践行了一位优秀新兵的军姿态度,几乎梁庐同步下车,在一旁站得笔直。

  那位仍然在笑,虽说看不到虚拟界面上的工作区,却非常精准地评价梁庐之前的工作:“来得挺快,不过我还记得,升校官最讨厌没有意义的尽善尽美的形式主义。”

  梁庐翻了个白眼,拉长声调:“所以我现在下车,和学长进行意义的聊天!”

  显然,他们之间的关系相当不错。

  梁庐也没有忘记他这辈子带的第一个兵,转头就提点罗南:“来,见过咱们基地的突击尖刀,帝国战斗英雄,我的学长,卢安德尉官。”

  对面的卢安德适时补充了一句:“集体。”

  罗南听懂了他的意思,是指那个“帝国战斗英雄”是集体荣誉,和个人功勋还有差别。

  荣誉降了一档,但对方谦虚的为人自然让人生出好感,罗南挺胸立正:

  “尉官好。”

  梁庐还专门给卢安德尉官介绍一下,模仿着资深老兵的语调:“罗南,我的兵,百年序列的种子精英,切分结构定准能够控制在千分之二息的棒小伙儿!”

  有个他认为更恰当的评价,被强行咽了回去:一个献祭常识的偏科怪!

  卢安德又笑起来:“说得好像你早就能做到似的。”

  梁庐一下子给揭了底,白皙面孔就有些发红,但他路上早就完成了心理建设,也不算生气。

  罗南倒是略有些尴尬,可很快卢安德就向他回礼:“你好,列兵。”

  卢安德是一位相对于罗南认知而言正常体态的中年男子,好吧,其实罗南还不太清楚天渊帝国公民的平均寿命以及年龄分段,他只是感觉这位卢尉官颇有些沧桑感。

  其实,第一眼的印象,要更生硬直接,因为能够看到,卢安德脖颈位置,有一道明显的粗大疤痕从军服衣领的遮掩下延伸出来,从左侧颈一直延伸到同侧的耳根之下,再向脑后区域辐射。

  疤痕整体呈灰白色,好像是陈年旧创。罗南能够察觉到疤痕之下相当密集的金属分布,这个人的胸腔和颅骨结构,至少有三分之一以上是后天植入的人工造物,无论目视还是感知,都有些狰狞。

  可是,这位卢尉官又很爱笑,不管说不说话,嘴角总是向上翘着,眼角还有些细细的纹路,与他的笑容高度契合。正是这样的神情习惯,抵消了外表的视觉冲击,让人很自然地觉得,他是一个和气友善的人。只不过原本协调契合的身心结构,被外来的伤害破坏了一部分。

  罗南便认为,这是一位有故事的前辈。

  更何况,罗南还看到了,这位尉官漆黑的制式服装上,有着一个不符常规的醒目银色臂章:那是一圈代表天梯的螺旋线,还有中间更为抽象的三环嵌套标识。

  梁庐曾经给罗南讲过类似的知识点:这是代表臂章持有者,虽未全面达到可以领军授爵、升座演法的上乘境界,却在某个领域鼎故革新,勇攀天梯,有所突破,才会得到这种荣誉。

  三环嵌套,正是指基本内修完满之后,后继的“成炉、布法、内炼”关键三步,也有叫“本命熔炉”的,是打破种族基因遗传固有逻辑,挣脱先天枷锁的最关键阶段。

  这就比较厉害了。

  在罗南暗自品评人物的时候,梁庐也和卢安德交换信息:“学长,你们前沿的猛男到这儿,是来抢功吗?”

  “遵奉上命,协助调查。”

  除了开放性的伤疤以外,卢安德上上下下、里里外外都见不到一点儿棱角,就算是正经说事,也没有太多公事公办的味道。

  这种模样,与“突击尖刀”的称号,实在不怎么搭。

  梁庐就一下子没反应过来,哎呦失笑:“不容易啊,你们终于发现我们这些工蜂的辛苦了?”

  卢安德仍然微笑:“准备一会儿让升校官看见你在聊多么有意义的闲话吗?”

  “呃……”

  卢安德不再多说,伸手虚引,示意他们可以前往真正的事发地点了。

  梁庐终于醒悟,脸色一正,和罗南同步敬礼,把专用维修车扔在一边,就此转入狭窄很多的“管乙542”次级甬道中去。

  罗南没想到,这么快就可以靠近他极感兴趣的孽毒环境,颇有些兴奋,脚步轻快。然而旁边的梁庐,却是怀了心事,越走越是滞重,不自觉落后了大半个身位,喃喃自语:

  “很多人要过来。”

  罗南疑惑转脸,不明白是什么意思。

  “我是说,来复盘的不只是升校官。学长现在是施源爵士的亲卫队长,他过来的话,施爵士多半会要来。前沿大佬专门过来,我们这边也会对等,就算汤爵士不来,晖爵士也要来……湛骁这关不好过。”

  罗南这段时间,差不多明白了军队中公士、官长和显爵三阶九等的基本划分,也大概分清楚了中继站的高级指挥官都是哪些。

  此时梁庐说的每一个人名,他都能对应起来:施源爵士是三等名爵,担任中继站机动部队的指挥官,虽然手底下只有不到千人,且职责单一,只负责战场冲杀,但他那些手下最低阶位也是三等士官长,全部是百里挑一的精锐。

  汤彤爵士是二等星爵,在中继站的十二显爵中,爵位是最高的,基地最高长官也只与她平齐而已,担任后勤部门的总负责人,但这个“后勤”的概念是大后勤,简而言之,一切与直接战斗指挥无关的事情,都归她管。

  昌义晖爵士是三等名爵,担任汤彤爵士的副手,也是升占校官名义的顶头上司。不过几乎不管技术上的事,绝大多数具体事务,都由升占一手处置。但这位负责的部门,却是与今天的事情有着直接关系:

  “靖冥机关。”

  这是一个挺拗口的名字,似乎还涉及到天渊文明的典故。罗南要实现较为确切的翻译,还很花了一番力气。单从字义理解,这就是一个“宁静幽沉的行政机构”,更准确地说,是要实现“宁静幽沉”目标的中枢部门。

  其所针对的,正是孽毒环境,也即是专门处理孽毒的机构。

  罗南好好理顺了一下几位大佬的职位职权,总算理解了梁庐的意思:“他们过来,是处置骁校官……像对待传染源那样?”

  “处置人,还是处置事,这是个问题。”

  梁庐眉头都要锁死了,罗南了解的情况还是太少,无法做进一步的分析。而此时,他们距离打过补丁的“污染区域”,已经近在咫尺。

  罗南早就看到,在这个相对狭小的空间里,已经站了不少人,大部分都在操控仪器设备,忙忙碌碌,但里面并没有大佬级的人物,想来是还没有到。

  那边阶位最高的,是一位年轻校官,同时也是最闲的一个。他就靠在通道的弧形内壁上,背脊内弓,有些随意, 其人面部低垂,看不太清表情,可就算这样,第一感觉也是肢体修长协调,颇为帅气,是个非常惹眼的人物。

  不过罗南觉得更醒目的,还是其左上臂的银色臂章:一圈代表天梯的抽象螺旋线,还有中间半睁半闭的单眼图案。

  罗南正猜是哪位,旁边梁庐一震止步:“湛骁!”

  次级甬道的音波传递有较多的折射重叠,闷闷的不太清晰,可那位年轻校官还是第一时间感知到了,他抬起头,嘴角上挑:

  “梁庐公士,你们随机检测的频率有点儿高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