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第五百四十四章 约复盘(上)

作品:星辰之主|作者:减肥专家|分类:军事科幻|更新:2019-10-10 03:32:00|下载:星辰之主TXT下载
  当璇晶阵列的力量通过稳定链接,加持到切分仪组成的构形阵列上面的时候,罗南这个小维修兵的职责就已经完成了。

  大概这种低烈度的污染,对于中继站来说真的只是疥癣之疾,罗南甚至还没能仔细观察孽毒活体或者孽毒环境的具体形态,那片污染区域就被清扫一空并且打上了补丁。

  后援的专业部门跟进也比较及时,很快就到来并封锁现场,进行后续处置。按照操典,罗南也好,梁庐也罢,不但没资格进一步参与,还要接受细致的问询。

  细致的程度,倒好像罗南和梁庐成为了感染者似的。

  对此,梁庐倒是挺看得开:“知足吧,什么时候这些鉴别工作都没工夫去搞了,才叫天大的麻烦。孽劫世之初,仗打得好好的,一个基地万把人,呼啦一下就全被抽干掉,一头大君级的孽毒活体跑出来,都是硬生生给喂出来的,那种时候,又找谁说理去?”

  大君级别的强者,差不多已经站到了天渊帝国个人进化体系的顶端,再往上就是主宰、神明等至高层级。

  即便罗南对“大君”这个概念,缺乏感性认识,可梁庐的表达画面感十足,令人为之凛然。

  梁庐又反过来安慰他:“别紧张,当时璇晶阵列还很不完善,打的冤枉仗、憋屈仗数不胜数,现在不至于这样了。”

  说着说着,梁庐又有些把不住嘴:“想当年,多少开国封君,都是万劫不朽之身,大乱初起之时,转战亿万光年回援祖星,一路上杀穿星门,踏破绝关,两边明明已然舰灯相望,却在孽毒侵蚀下一念永沦……算了,不说这些堵心的事儿,最后可以给你一个消息,孽劫世早期史,是所有文史类科目里平均分最低的,你如果能够狠下心钻研一把,专精考核的估分一下就给带上来了。”

  罗南抽抽嘴角,算是给出回应。

  梁庐吐了口气,调整好心情,回到眼前的事务上来:“我说,这么短的时间内定准,你是怎么做到的?”

  “嗯?”

  “这边,看这边……我敢打赌,肯定破了新兵纪录!”

  罗南也看了一眼相关的数据,千分之二息,乘以五的话,大概就是10毫秒?他觉得这个数据并没有太多意义,也就“喔”了一声,没了下文。

  梁庐保持微笑,咬着牙一巴掌拍在他大腿上:“上官问你话呢!”

  罗南只觉得莫名其妙:“按照操典,阵列式推进,抵近后选择合适的切分结构,然后就是考验微操了……而且切分仪不都是有自动调整的功能吗?”

  “你当我没有用过切分仪吗?”

  梁庐作为专业人士,可不是那么容易糊弄的,他直接调出了维修工作操典,划到了相关的条目:

  “什么叫选择合适的切分结构?你当我不知道,切分结构自动调整是要在人工选择之后吗?

  “二十个大项,四百多个小项,就算特定环境的对应项目可以缩减到五个以内,但要通过咱们‘制式阵列’的检查,还有‘葵姨’的最后大考,一般都会有一到两次纠偏调整,耗时最起码也要在十分之一息到半息之内,有数量级的差距好不好?你这根本就是一步到位,一竿子插到底了……总不会是碰巧吧?”

  罗南眨眼:“这么复杂?”

  按照他自己的逻辑,中继站、管线隧道、“管乙542”次级甬道等等这些机械造物,通通都是某种构形的映射,由人们制造并固化下来,去解决某种实际问题。只不过受限于物质世界种种规则,在多方结合的时候,出现了一些不应有的毛刺,罗南所做的就是临时将这些毛刺磨平。

  当然他不能强行去做,也做不到,可他驱使的切分仪真是一个好东西,这些看似零碎,个体结构简单的机械蚁,竟通过千锤百炼的经典设计,最大限度还原了精神层面构形设计的自由空间。

  罗南所做的就是在这一种自由设计空间里,为受限制的构形造物添加几条辅助线、搞一些外设,临时将其推到相对完美的状态,封堵住漏洞,也给璇晶阵列的强大加持提供更好的运用环境。

  这其实就类似于“百年序列”中的测试题,条件和问题都给出来了,他只要明确解题思路,然后写出答案就好了。

  哦,其实连答案都不用写,这其实是选择题。

  梁庐所说的二十个大项、四百多个小项的切分结构,每一项都是非常经典精妙的构形设计,可以广泛应用到几乎所有的实战场景中

  使用者所需要的,仅仅是从中选择一个正确答案。

  这些切分构形设计,对罗南来说简直就是神功秘籍。他花了大量的时间去学习记忆,即便学习时间尚短,在复杂的野外实战环境中未必能够应用自如,但在基地内部近于理想化的场景下,题目难度极大简化,选择条目也大幅减少,如果还用不好,未免就太浪费生命了。

  对罗南来说,刚才的场景其实没有什么干扰选项,答案只有唯一正确的那个。

  当然,这种话罗南肯定不会当着梁庐的话说出来。

  他也知道,自己对构形的理解,是建立在无数领域碎片以及时空架构的基础上,和梁庐这种正统出身的优等生不太一样……某种程度上甚至远远超出。

  可他不愿意刺伤梁庐的自尊心,即便他只是游戏场景中的NPC。

  罗南干脆闭口不言,同时希望游戏场景的“混沌机制”发挥作用,赶紧把这段情节糊弄过去。

  内宇宙模拟器听没听到操纵者的“要求”,暂时不好说,但后续的发展,确实如了罗南所愿。

  梁庐本还想和罗南继续探讨切分仪人工选择的效率问题,可在这个时候,一个通讯打了进来,他看到显示,脸色就有些沉重,调整一下呼吸后,才选择接通,却根本没给对面说话的机会,连珠炮式地发话:

  “骁校官,你作为‘孽毒’感染人员,工作区域附近出现了疑似污染,按照战时环境治理条例第十四条之规定,你的随机抽检未通过。

  “现在请你立刻向值班副手交接工作,并进入封闭待命状态。请务必保持情绪稳定,必要时……注射镇定药物吧。”

  最后一句话,梁庐也是滞了半秒,才说完整。下一瞬间,连旁边的罗南,都听到了“对面”沉重的砸墙声。

  梁庐阴着脸挂断通讯。

  罗南犹豫了一下,开口道:“公士……”

  梁庐开始还抿着嘴不说话,但在罗南的注视下,最终还是抽动嘴角:“湛骁,这下真的有麻烦了。”

  “本次孽毒污染,确定和骁校官有关系?”

  “宁可信其有……总比到最后来个中心开花强,这方面的教训太多,太惨痛,谁也不敢等闲视之。”

  梁庐说着,就又有些烦躁:“可没有湛骁,时空环境监测立马就要瘸一条腿,这也是很要命的事啊!现在咱们还被包围着,没法往后面送……”

  梁庐的话里有很多罗南不太明白的东西,但现在又不好问,只能尝试着安慰:“不知道升校官有没有办法?”

  “升校官……”

  梁庐想说什么,却又断去,最后大概是感觉到失态,强迫自己露出一个僵硬的笑脸:“算了,走吧,这里没咱们的事儿了。说实话,绝版全域摄像,咱们应该来之前就去借的!”

  罗南“啊”了一声,有些失望,当然不是因为什么绝版,而是他还想到现场去看一看,了解一下孽毒环境规则的真实细节呢。

  然而上官发了话,罗南也没有办法,只能闷着头启动专用维修车,待梁庐和封锁现场的人员打了招呼后,慢慢往回去。

  车子进入自动巡逻状态,罗南一时间无所事事,就顺手从探测球那里,拿了一个切分仪在手里把玩,琢磨这看似简单又极致精妙的结构。

  真是伟大的发明,除了战损率高一点之外,几乎就没有缺点了。

  罗南就想,回头出了游戏场景,一定也要给自己做一批。在地球时空,就算没有璇晶阵列的支持,这玩意儿也有相当广阔的应用空间。

  念头一起,他就调出说明书,研究这小玩意儿的材料构成以及相关工艺,以备在地球时空将其尽可能完整的复现出来。

  梁庐在旁边看得惊疑不定,难道这就是罗南人工选择超高效的原因所在?

  他犹豫了一下,终于还是抛开了根本就不存在的所谓面子,同样取过一个切分仪,和罗南凑在一起,研究讨论,也尽可能不动声色的虚心请教。

  罗南当然不会拒绝,可还没说几句,梁庐那边又有通讯接入,这次走的是任务通道。

  下一秒,梁庐的身形骤然崩直:“升校官。是,我们马上回返。”

  在通话的同时,罗南已经开始操控车辆掉头,等到通讯挂断,专用维修车已经在来时的路上疾驰。

  罗南只顺口问了一句:“怎么了?”

  梁庐眉头跳动,颇有些困惑:“升校官亲自到现场了,要复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