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第八百七十四章 短线难做(16)

作品:操盘手札记|作者:窗外斜阳|分类:都市言情|更新:2021-10-14 21:19:11|下载:操盘手札记TXT下载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趣阁]

  som/最快更新!无广告!

  10月15号,星期一。

  经过一个周末的等待,许东终于迎来了他期待已久的另一个交易日。

  虽然今天早上的铁矿石普氏指数是.75美元,比上周五又下跌了1.25美元,但对这一个不利因素许东却没太看在眼里。

  因为上周五铁矿石普氏指数是下跌了2.5美元的,跌幅是今天的两倍,在那种情况下螺纹钢价格都没能跌下去。今天铁矿石普氏指数的跌幅已经收窄了,这应该有利于螺纹钢价格的上涨才对。

  所以他今天上班时依然是精神焕发的,他期待着今天螺纹钢价格能按照他的判断快速上涨,只有那500手多单完全获利出场,他才能把积压在心头好几天的阴霾彻底挥散。

  因为今天9:30要召开全公司的业务分析会议,所以奚晶和杨雪松没有来参加他们的早会,早会也没有到会议室去开,李欣、许东等4人就待在发展研究部的办公室里,在自己电脑上等着看螺纹钢价格的开盘情况。

  8:59,开盘价出来了,是3602元!

  这个价格比上周五的收盘价大幅跳空低开了37元。

  一直期待着今天螺纹钢价格会高开高走的许东一瞬间就惊呆了,他自言自语地说:“怎么会这样?”

  不仅是许东,屋里的另外三个人也对这样的结果大吃一惊。因为首先是账户上的亏损一瞬间就扩大到了335,000元,其次是这个价格也太巧了,这个开盘价就是他们准备止损平仓的价格。

  看见这一幕,黎文下意识地用手蒙住眼睛说了句:“完蛋了!”

  张云芳不知所措地问:“怎么办?待会儿还报不报3602元的止损单呢?”

  许东还没说话,黎文就着急地大声说:“怎么不报?赶紧报啊!要是报晚了成交不了岂不是更麻烦吗?”

  张云芳不满地说:“你嚷什么啊?好像就你着急似的,待会儿我报进去不就完了吗?”

  黎文无可奈何地说:“行行行,我不嚷,你看着办吧!”他现在心头已经有一种预感,他知道接下来要有大麻烦了。

  许东这个时候反倒显得比较镇静,他出人意料地说:“其实现在60日均线已经下滑到了3593元,目前的价格还没有跌破这条均线的支撑。”

  李欣定睛一看,果然,受上周五和今天价格走势的影响,目前60日均线真的已经下滑到了3593元。如果机械地照搬上周的止损策略,那么目前的价格真的还没有触及到止损的条件。可他觉得这个问题不是重点,重点是为什么今天价格会突然大幅跳空低开?如果下跌趋势确立,行情低开低走的话,跌破3593元的60日均线就只是个时间问题。

  他刚想到这里,就听见黎文大声对许东说:“你想什么呢?你不会是还不想止损吧?要真是那样的话,你自己去跟苟总说哈。”

  许东辩解说:“我也没说不报止损单啊,60日均线确实下滑了嘛。”

  黎文觉得许东的想法太奇葩,他不想再跟许东争辩了,他背对着许东摆摆手说:“你自己看着办吧,我不管了。”

  这个时候李欣说:“我觉得还是按原来的策略办,一开盘就赶紧把止损单报进去吧。”

  黎文听了转过身来,对着许东两手一摊说:“看见没有,大家都同意按原来的策略办。”

  许东还没来得及说话,时间就已经来到了9:00,正式交易开始了。

  屏幕上那个3602元的开盘价一转眼间就变成了3592元。

  即使按照许东刚才的说法,60日均线已经从上周五的3603元下滑到了今天的3593元,可是现在这个价格也已经一转眼就跌破了这条均线的支撑。

  这个时候张云芳还没来得及动手设置止损单呢,看见价格已经低于即将要报进去的止损单了,她问:“还是按3602元的价格设置吗?”

  这个时候许东也急了,他说:“对对对,赶紧设置!”

  等张云芳把止损单设置好以后,9:01,价格已经下跌到了3577元,账户上的亏损已经急速扩大到了46万元!

  许东目瞪口呆地看着急速下跌的那根白色分时线,他没想到李欣上周五说的持有隔夜仓所面临的交易风险今天就出现在了眼前。

  他心想:难道这是老天在跟自己开玩笑吗?今天这个开盘价居然就是自己想要报进去的止损价格,巧的是由于现在交易技术还不完善,昨天自己按这价格设置进去的止损单今天早上就失效了,要不然的话,这一开盘那500手单子就能按3602元的止损价格全部成交。更巧的是正式交易开始后价格马上就大幅下跌,即使张云芳立刻就把止损单子设置进去也没办法成交了!

  就在他想这些问题的时候,张云芳又问:“止损单成交不了了,怎么办啊?”

  黎文也说:“许东,你赶紧去问问苟总,看是不是按现在的价格止损?”

  许东知道也只有这么办了,于是他硬着头皮站起来出门去找苟峰。

  他刚出门,就在走廊上碰见了苟峰,他赶紧说:“苟总,今天螺纹钢价格一开盘就暴跌,设置进去的止损单不起作用,您过来看看是不是按现在的价格止损?”

  苟峰大吃一惊:“暴跌?怎么回事啊?跌到多少了?”

  “现在是3577元左右。”

  苟峰一听,赶紧跟着许东走进了发展研究部的办公室,一进门他就问张云芳:“现在亏损是多少?”

  张云芳看了一眼电脑,然后回答说:“45万元左右。”

  苟峰一下子暴怒了,他两眼瞪得溜圆,瞪着许东大声质问道:“上周五你是怎么说的?你说今天螺纹钢价格有可能会高开高走涨到3701元的止盈价格以上,能让我获利出场的,现在怎么会这样?”

  许东胆怯地说:“我也没想到会这样。”

  苟峰紧接着吼道:“那你告诉我,你想到什么了?”

  许东这下子没办法回答了。

  苟峰转念一想,又问道:“不对呀,不是让你们设了3602元的止损单吗?怎么会跌到这么低都没有成交呢?”

  许东说:“平仓单和止损单我们上周五都设了的,但这些单子上周五收盘以后就全都失效了,必须今天重新设置。可是今天的开盘价就是3602元,而且正式交易开始后价格一转眼就跌到了3600元以下,我们已经把止损单子设进去了,但是没办法成交,不然的话亏损也不会扩大到这么多。”

  苟峰扭过头问黎文:“是不是这样的?”

  黎文点点头说:“是的。”

  苟峰瞅了一眼坐在一旁的李欣,然后话中有话地说:“你们不是挺牛X的吗?怎么今天会栽这么大一个跟斗?现在亏了45万元,你们告诉我该怎么办?”

  见大家都不吭声,许东硬着头皮回答说:“价格现在已经大幅跌穿了60日均线,我们觉得是不是应该在目前的价位上赶紧止损离场,免得价格继续下行,亏损继续扩大?”

  苟峰怒道:“你这是问我呢?”

  许东小心翼翼地说:“当然得征求你的同意了,你不同意谁敢平仓啊?”

  许东这话说得在理,让苟峰无法辩驳,于是他看了看黎文和李欣,然后问:“你们都是这个意见吗?”

  李欣和黎文回答说:“是的。”

  这个时候时间来到了早上9:07,价格稍微上升了一点,来到了3586元,苟峰看了一眼电脑屏幕,然后问张云芳:“现在的亏损是多少?”

  张云芳回答说:“415,000元。”

  苟峰沉思了片刻,然后说:“那还等什么?赶紧止损平仓!”

  “就现在这个价格吗?”张云芳问。她知道这个时候出一点点差错都会为自己惹来巨大的麻烦,所以对具体的价格她必须问得清清楚楚的。

  苟峰说:“对,就按3586元全部平仓。”

  “好的。”张云芳答应一声,赶紧在电脑上开始卖出平仓。

  几十秒钟后,她回答说:“已经全部平仓了。”

  苟分听了以后一言不发,怒气冲冲地走出了发展研究部的办公室。

  发展研究部里的4个人一时间都不知道说什么,各自坐在自己的电脑前发呆。

  许东知道自己闯大祸了,但是在苟峰出去以后,他还是悄悄松了一口气。因为现在那500手单子已经止损出场了,就像李欣那天在会议上对财务部长奚晶说的话,这些单子是公司的,盈利和亏损都该由公司来承担。就算苟峰要追究自己的责任,估计也就是像刚才那样臭骂自己一顿而已。

  过了一会儿,许东既像是自嘲,又像是为了缓解屋里的尴尬气氛,他说:“唉,咱们运气也太差了,要是上星期三别太贪,在3699元获利平仓后就没有这些烦心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