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308 寻衅

作品:重生修正系统|作者:宁三思|分类:都市言情|更新:2020-10-19 05:34:28|下载:重生修正系统TXT下载
  由俞溢带路,熊暴石终于见到了她近日听过无数遍的州城。

  州城比她想象的更宏伟、更完美。

  她有些手脚无措。

  俞溢提议将她的马和蛇矛存放在城外的一家*舍,但她只肯将马留下,而坚持将蛇矛带在身边。

  俞溢**多言,带着熊暴石来到城门处。

  城门守卫当着他们的面,将一个手里拿着两条扁担的布衣男人带走,并对过往的行人露出警告的目光。

  熊暴石才接受了俞溢的说法:带着蛇矛进城是她的痴心妄想。

  二人只得返回*舍,重新将蛇矛安置妥当。

  熊暴石一步一回头。

  俞溢见她离开蛇矛、好像丢了魂一样,不禁觉得好笑。

  他安慰道:“放心吧,那家*舍的老东家是我的熟人。换作是别人求他照管,他未必肯帮忙呢。”

  熊暴石听后撇撇嘴,毫不掩饰她的不满。在山里行事哪里需要这么麻烦?

  顺利入城后,两人来到了齐臻镖行在城里的分号。

  这是俞溢第一次独自和齐臻镖行打交道。从前有俞舟堂的管事出面应对,他只需要做一些跑腿的杂事。

  他心里没底,却不愿让熊暴石看出来。

  齐臻镖行的门脸不大,对外只有一个小招牌和一条短柜。这和它的名声很不相符。

  俞溢在安州见过的镖行的其他分号也是类似的情形。

  他向俞舟堂的老管事讨教,老管事才把原因告诉他:齐臻镖行的名声都是顾主传出来的,事实上,镖行主人行事毫不张扬,几乎**人见过他的真容。

  俞溢这次上门,也没指望着见到那位神秘的镖行主人,开口只找一位曾经打过照面的陈管事。

  伙计见俞溢神态自如、语气轻松,便当俞溢是一位熟客。他如实告诉俞溢,陈管事近日回老家去了,州城这处分号如今由一位姓罗的新管事主理。

  俞溢心里忐忑。毕竟,他今天要做的事,一个不小心就会被别人当作是来寻衅的。

  他可没本事应付齐臻镖行的反击。

  熊暴石只知道俞溢盗取文卷时需要一些助力,而二人上门就是来求助的。又因为入城前她不听劝告导致了一番折腾,此时的她老老实实听从俞溢的安排,一句话也不多说。

  罗管事从伙计口中得知生意上门,很快就从楼上下来了。

  他*近五十,中等身材,长了一张橘皮似的老脸。

  俞溢对他十分陌生,却不得不硬着头皮和他客套。

  罗管事首先询问起俞溢的来意。他只用了两句话的功夫,就得知俞溢另有所图。

  他**请客人上楼,而是留在楼下的小厅里和未来的顾主交谈起来。

  “我们镖行和俞舟堂的往来也不少,你越过俞舟堂的张原、张管事独自来找我们,就不能打着俞舟堂的名号了。”罗管事好心告诉俞溢一个事实。

  俞溢无言以对,只能干笑一声,掩饰过去。

  他本想借俞舟堂的名号让对方放下几分戒心,没想到弄巧成拙。

  “我想托贵镖行运送一件东西到......橡城去,”俞溢随意说了一个地点,“只是,事关重大,我......”

  在熊暴石听来,那件东西自然就是甲字九号文卷。

  但在罗管事听来,那件东西最终运抵的地点让它变得非同寻常。

  “蒙俞兄弟看得起,由我们齐臻镖行押送的,无论是货物还是私房,从来不会出错。”见俞溢面带顾虑,罗管事故意把话说满。

  俞溢果然吐露了心声。

  “齐臻镖行是一块响当当的招牌,你们从来不出错,但事无绝对,若是将来......若是这一趟出错了呢?罗管事,你可别怪我多心。”

  俞溢一边说,一边去看罗管事的脸色,见对方神情不改、十分大度,才稍稍安心。

  罗管事从容说:“既然俞兄弟是以自己的名义、而不是以俞舟堂的名义和我们镖行做交易,我们自然也不会要求俞兄弟像张管事那样信任我们。我们镖行做事,一向做到让顾主心服口服。你有什么要求,尽可以提出来。”

  俞溢等的就是这句话。

  “我想见一见你们镖行里身手***镖客。”他露出了几分迫切。

  这个要求说起来很合理,做起来却很冒失。

  罗管事不动声色打量了一旁的熊暴石一眼,随即招来伙计,交代一番。

  没过多久,伙计便带来了一位得空的镖客。

  镖客*纪约有三十出头。比起微瘦的熊暴石,他稍显得健壮。

  “这一位是我们镖行经验最丰富的老手,俞兄弟,你尽可以试试他的身手。”罗管事**照搬俞溢的要求,而是留了一手。

  俞溢示意熊暴石上前,特地嘱咐:“当作练手,别伤了人,知道吗?”

  熊暴石虽然有些不解,但仍摆开架势。

  整座容州城里有多少身手不错的人物,罗管事知道得一清二楚。

  他认为俞溢二人是在虚张声势,便暗暗朝镖客老卓摇了摇头,示意老卓不必担忧。

  谁知,事情的发展既不如俞溢所料,也不如罗管事所料。

  熊暴石一出手,老卓就知道她的实力不容小觑。但他已来不及告诉罗管事。

  小厅不够宽敞,老卓退了几步就无法再退。熊暴石**乘势而上,反倒有意退让。

  俞溢暗自后悔。若**他多嘴,熊暴石早该取胜。

  罗管事也后悔了。

  正因为他清楚老卓的实力,当老卓被熊暴石打得毫无反手之力时,他才会这样震惊。

  假如让他再选一次,他应该会找来陶峨、或者朱舸。

  “这里太窄了,我施展不开。”熊暴石转头对俞溢说。

  俞溢急忙提示她小心敌人偷袭。

  好在,这里是做走镖生意的齐臻镖行,而不是殊死相搏的战场。

  老卓已经收手,什么意外也**发生。

  “让俞兄弟见笑了。”罗管事接着熊暴石的话,像是在为厅小地窄而道歉。

  俞溢也不敢让对方难堪,开口圆场:“罗管事,今日我二人登门,仓促之间,多有叨扰,还请包涵。明日,我们再来讨教。”

  罗管事笑着将未来的顾主送出门外。

  镖行楼上,有个老人正在闭目养神。他听说有人打着俞舟堂的名号找上齐臻镖行,只觉得很有趣。

  得知那人姓俞,他才想起田夫人收养的那一群孤苦伶仃的孩子如今已长大成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