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第001章逛花街《求支持,求收藏,求粉》

作品:守护天使与你同在|作者:仟仟梦梦|分类:综合类型|更新:2020-09-09 04:47:45|下载:守护天使与你同在TXT下载
  这个时空,这个国家其实也叫华夏,快到新年前,却发生了一件严重的事情。

  临近新年,天气也是晴朗,往年热闹的街道。

  今年也是行人去处匆匆,往年热闹的新年气氛,今年就差多了,人们的嘴巴上还戴多了一个口罩。

  这不是为了自己,不传染感冒给别人才戴的口罩。

  是不想别人传染给自己,预防戴的口罩。

  在这个临近春节的花街上,有一个身材高挑,长发披肩,脸上戴着口罩,穿漂亮冬长裙,外面套了一件外套,脚上穿着短靴的女孩子,走在这条大街上。

  崔桐桐是医科大学大五实习的学生,家里也是住在广州,在2020年的春节前。

  电视新闻里,已经播出了疫情防控的报道。

  临近今年的29,30,这两天,就是广州江南西这个街上,逛花街最热闹的时候。

  往年这里的花街,广州各处的人都会来这里逛,人山人海的。

  今年的这两天,却是冷清清的,这里逛花街的人都带上了口罩。

  爱美的人们,带上了口罩,多了爱护卫生的,少了一份美丽。

  少了人逛花街,卖花的老板就在那里唉声叹气的。

  往年的今天他们已经赚了很多钱,今年连租摊的费用都亏了。

  他们的花卖不出去,这一年种花的费用又要亏死了,农场又要请人干活,这个卖花冷清的情景,今年要亏死了。

  崔桐桐平常是没有时间出来逛街的,她在医院里实习。

  这两天才放了假,今天就一个人出来逛花街。

  平常她出街都戴一个口罩防尘,这也是她一个医学的就读生,的一个生活习惯!

  没想到今天出来逛街,却有这么多人,也戴上了口罩,崔桐桐突然间有点忧心。

  没有心情逛花街了,看着花街的老板叹气,她看着那些美丽的花,看着那些美丽的红玫瑰。

  有了买的心思,妈妈最喜欢红玫瑰,那她就买一扎回去,放在家中。

  就当是帮帮这个老板。

  “老板,玫瑰花怎么卖?”

  卖花老板看到这位小姑娘给他买花,刚才愁眉苦脸的,现在稍微露出一点笑脸,

  有人买就等于发市,有了第一单生意,希望晚上就会好生意一点吧!

  “小姑娘你买什么颜色的玫瑰花?”

  崔桐桐知道妈妈最喜欢红玫瑰,她指着红玫瑰“这个花怎么卖?”

  “小姑娘,你真会选花,红玫瑰好啊!代表着爱情,代表着真爱,看你是小姑娘的关系,便宜卖你,一块钱一朵,怎么样,你买多少?”

  “老板,你真会说话,一块钱还便宜啊!”

  “小姑娘啊,有没有看到,现在都没有多少人买花,我这花已经卖的很便宜,今年真是连地的租金都赚不到啊!”

  崔桐桐看着花街两个人走动,觉得老板说的有点道理。

  “老板给我来99朵红玫瑰。”

  “好嘞,姑娘。”

  中年老板看到发市了,原本愁苦的脸,有了高兴的笑容。

  她从口袋的钱包,拿出一张红色老人头,把它递给老板。

  “老板,不用找了,一块钱当成小费给你。”

  “好的,太感谢小姑娘。”

  崔桐桐拿着这么一扎花就回家,她的家在市二宫,从江南西到市二宫并不远。

  不用坐汽车,也不用坐地铁,五分钟就能到家,挺方便的。

  崔桐桐拿着一扎花,带着口罩,别人从她的外表看,从她身材就看到一个年轻貌美的姑娘,拿着一扎玫瑰花,戴着口罩。

  别人也认为她是一个美丽的姑娘,别人自从她的眼睛,还有她的皮肤猜出来的。

  那些人在猜想,这个姑娘拿着这么一扎花,一定是哪个小伙子送给她的!

  哪个小伙子这么幸运,能找到一个这么漂亮的姑娘。

  有走过的姑娘,看着这个姑娘拿着玫瑰花,都用羡慕的眼神看那一扎玫瑰花,才想这么一扎玫瑰花,应该有999朵花了吧?

  年轻的小伙子心里就会叹气,世界上又少了一个姑娘了,这个姑娘接受了别人的玫瑰花。

  一定也是喜欢那个幸运的小子,他们怎么没有这么幸运,他们什么时候能脱单?

  崔桐桐拿着这么一扎花走路,还是要小心点护着花。

  她在心中笑笑,别人是在护着姑娘当成花。

  她却是一个姑娘护着一扎花,感觉有点滑稽。

  如果是别人送的花,这姑娘没这种护花动作,也许也会有人珍惜的护着花。

  她却是心痛,父母的血汗钱,才护着花。

  她就是这一代,父母的独生子女,父母在家中,也是独生子女,到了她这一代,也是只有她一个。

  父母也只是一个工厂的职工,每个月工资也是很小,就那么一点工资,还要供她读书。

  崔桐桐走在路上,很多人都和她一样,戴着口罩,只有一小部分的人,没有带口罩,这是从前比较小见的情景。

  她双手抱着花,不能让别人碰到花,又不能让花挡住路。

  经过不小的红绿灯,有开汽车的,年轻小伙子对她吹口哨。

  她只是轻轻的看了一眼,感觉那些男孩子有点轻挑。

  等红绿灯的男孩子无聊的,看到这美丽的女孩子不理他。

  男孩子把头伸出车窗:“美女,微一个怎么样。”

  “不好……,绿灯来了再见。”

  那个男孩子想骂街:“靠,绿灯怎么来的这么快,我还没有和美女多说这两句话。”

  走过几个红绿灯,都遇到这样的情况,遇到无聊的男士。

  感觉走这么十几分的路,变得那么的漫长。

  崔桐桐江南西到市二宫都是走大路,到了市二宫,转过两条巷子。

  很快就到了她家的那条巷子,走进巷子,很快就到她的家。

  崔桐桐很快就来到了她市二宫的家,她的家只是一栋,70多平方的三层楼小楼房,这一栋楼房,已经有30年的历史。

  这栋楼房是她妈妈结婚前,爷爷奶奶和爸爸建的房子,当时也是拆了,老房子建起来的房子。

  现在爷爷奶奶都不在了,这栋房子,只有他们一家三口住,也算是很宽广的了。

  在这个城市,很多人一家很多口人,都只在两房一厅,或者三房一厅住。

  甚至家里有几口人,在一厅一房,的房子住都有,在这个地段的房子很贵。

  就她家的房子租出去,也是要2000以上才能租到,很多人都租不起这样的房子住。

  只能一家多口的窝在一起。

  这个繁华的都市,外来人口太多,总不是人人都是富裕的。

  太多的为了两餐打拼的打工仔,生活就像一首曲子,有高低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