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第109章 为何想要见我

作品:顾霆琛时笙|作者:桐哥|分类:女生专区|更新:2020-09-09 01:36:11|下载:顾霆琛时笙TXT下载
  胃里翻腾的厉害,我又低头吐了一口,傅溪嫌弃的说道:“你这样子恶心的要命。”

  我用纸巾擦了擦嘴皱眉问:“你从哪儿听说席湛被关禁闭了?而且在这世上谁敢关他?”

  说完,我猛然想到了席家。

  那个特殊且神秘的家族。

  “我是听元宥说的,他是席湛身边的人,而且你没发现吗?桐城这两个月的经济没有以前景气,不知道是什么原因,席家有意收缩。”

  我忍住胃里的翻江倒海,身体靠着酒吧刷着红色的墙道:“我不清楚,我和席湛没有联系,不是你警告我让我离他远一点的吗?”

  傅溪斜了我一眼道:“我让你远离他,那为什么半年前在教堂门口他出现带走了你?”

  我敷衍问:“我怎么知道?”

  似乎在我这儿问不出什么,傅溪懒得再与我多说什么,他开着车送我回了公寓。

  我躺在床上胃里一直都很难受,索性去浴室洗了热水澡,出来时拿起手机点开了短信。

  我手机里的短信有几百条,都是朋友和时家合作的那些人发的,很多都是看在时家的面子上关怀我几句,我平时都懒得打开短信,更别提微信里那么多消息了。

  我划着屏幕找着元宥的号码。

  果然瞧见他给我发了短信。

  整整八条。

  “允儿,我联系不上二哥了。”

  “人呢?!”

  “允儿,我刚知道二哥回了席家。”

  “人呢?????”

  “允儿你怎么也闹失踪?”

  “赶紧回我短信。”

  “怎么打电话也没接?!”

  “我的天呢,你平时不看手机吗?”

  我退出看见有上百条的未接电话,元宥的就有四条,我想了想给他回了个电话。

  他接起诧异问:“我的天!你终于舍得给我打电话了?!你这段时间跑哪儿去了?”

  我敷衍道:“我在家里呢。”

  元宥问我,“你能联系上二哥吗?”

  “怎么?你联系不上他吗?”

  席湛真的被关禁闭了吗?!

  元宥着急道:“我都两个月没联系上他了,我上个月听说他回了席家,然后就什么都不清楚了!允儿你赶紧给二哥打一个电话啊!”

  我无奈道:“我打电话席湛也不接啊!”

  “不会的,二哥他会回你。”

  元宥的语气很肯定,像是我一打就能通似的,可我曾经给席湛打过几次他都不接。

  他那人向来淡薄的很。

  我抿了抿唇问:“我打电话问他什么?”

  元宥一副怒其不争的语气道:“允儿你蠢不蠢,你就问他在哪儿你好过去找他啊!”

  我特无语的问:“我过去找他做什么?再说他万一真的在席家我又怎么过去?我连席家在哪儿都不知道,你这事太为难我了!”

  “允儿,二哥心里最痛的便是席家,但最没办法的亦是席家,因为那是他的根,倘若他真的在席家,你是真的有办法拯救他的。”

  元宥一副信誓旦旦的语气,笃定的说我能拯救席湛,但我连席湛发生了什么都还不知情,再说席湛在席家又能遇到什么危险?

  他在自己的家族又何须被拯救?!

  我不解问:“为什么就我能救?”

  “因为他只听你的话。”

  听我的话就算是被拯救?!

  我怎么没明白这是什么意思呢?

  或许知道我懵逼,元宥解释道:“席家能留下二哥全是因他心甘情愿,如果是你喊他……他一定会违背席家的意愿过来找你。”

  顿了顿他道:“这样他便不用再受苦。”

  我仍旧懵逼,忐忑的问元宥道:“席湛回席家有这么恐怖吗?席家究竟对他做了什么?”

  元宥似乎知道一些苗头,但他又解释不清,只是含糊道:“他每次从席家离开回来都是身受重伤,我不知道他经历了什么,但那绝对不是好事情!允儿,二哥性情寡淡,谁都不放在眼里,谁都不关心,我以为他这辈子都会这样,直到你的出现让我看到了一丁点的希望。”

  我握紧手机问:“什么希望?”

  “他有爱人的能力。”

  “你说席湛……爱我?”

  元宥在电话那端肯定道:“是,我不清楚这个爱是关乎爱情还是亲情的,但他肯定在意你,不然不会花精力一直守在你的身侧。”

  我清楚的记得席湛说过仅限于亲情。

  我抿了抿唇道:“我试试。”

  我挂断元宥的电话给席湛打过去,我不敢断定席湛会接这个电话,心里忐忑不已。

  电话铃声一直响着,就在我以为他不会接的时候,他沙哑的声音传来,“允儿。”

  我是时笙,他清楚我是时笙,但他一直淡漠的喊着我允儿,似乎我只是他的允儿。

  我不安的问:“二哥你在哪儿?”

  桐城没有梧城那么潮湿,我经常能看见窗外月光,也经常想起席湛在月光下的身影。

  他总是在我最狼狈的时候出现在我的身边,沉默不语的给我撑腰,令我有着依靠。

  他低哑道:“嗯?”

  我心里犹豫万分,不知道该不该说,但最终吐出一句话,“我想见你,席湛。”

  我喊着他的名字,我似乎很少喊他的名字,我好像还没有当他面喊过他的名字。

  当我说这句话时电话那端的席湛是良久的沉默,很久才低低道:“我有事。”

  我故意软着声音,用撒娇的语气坚持道:“席湛,我已经四个月没见你了。”

  仔细辨别,空气中流淌着一丝暧昧。

  他忽而问我,“为何想见我?”

  席湛的嗓音低沉、充满磁性且霸道。

  我至今都不知道席家是个什么样的存在,也不知道席湛会经历什么,但听元宥的意思席湛此刻正在受苦,所以我只想哄骗他出席家,用什么样的手段和语气都无妨。

  只要能暂时哄骗他出席家。

  可是我说不出口为什么想要见他。

  我想了想撒娇道:“我就是想见你了。”

  撒娇是女人的利器,何况我又是个漂亮且他尚且应该在意的女人,我不知道在席湛这儿管不管用,只得大着胆子试一试了。

  我以为我的撒娇会石沉大海得不到回应时,电话那端的席湛清浅的嗓音低低的道:“乖,别闹允儿。”

  像是受到一万点暴击,我怔在原地不知所措,下意识问道:“席湛你是在哄我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