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第一千二百二十二章 没有增援

作品:左苏|作者:安家夏小姐|分类:都市言情|更新:2021-10-14 09:44:55|下载:左苏TXT下载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趣阁]

  som/最快更新!无广告!

  让浅汐和苏亦夏先离开,这和他们最初的计划不谋而合,也用不着再脏了他们龙盛的手,人群之中原本准备行动的男人,立马隐蔽了起来,跟随周围的人,让到了一边。

  “亦夏,会不会有诈?”

  浅汐并不相信老三的话,低声问道。

  “以老三的脑子,想不出什么阴谋诡计。”

  苏亦夏也是忖度了半天,一眼扫过去,并没有看到自己想接收的信号,既然如此,那他必须先带着浅汐,退到安全区域去。

  “我们走!”话音落下,男人抵着胡蝶往前走去,女人的大腿伤口流出涓涓鲜血,踉跄着在雪地里留下一道血痕。

  Mist忽而发现黑压压的人群中,有几个窜动的人头,忽而意识到其中有问题,不假思索的开嗓就吼,“退!”

  喊完,他就飞速的朝着浅汐他们的方向奔去,脚印之下,追逐着一排子弹的痕迹。

  “你们是不想要胡蝶的命了!”

  一声嘶吼,苏亦夏当着所有人的面,加深手中的力道,女人止不住的呻吟,脸上露出痛苦的表情。

  w的人瞬变被震慑住了,不敢再轻举妄动,好在苏亦夏他们还并未走进w的包围圈。

  一直隐于黑暗的Mist终于在浅汐面前抬起了头,“好久不见。”

  一如既往的淡漠,但这心中却是松了一口气,浅汐满脸讶异,惊的说不出话来,连Mist也来了?

  之前她听过保镖给简陌的报告,说是龙盛与亦夏那边都没有任何动静,原来他们是都藏在了暗处?

  男人毫不客气的掏出了一把手枪,上膛之后,将胡蝶从苏亦夏的手中拉了过来,直接对着她的腿部又是枪,女人瞬间瘫软,却因被Mist擒着,并未倒下。

  “言而无信,还真是w的作风啊!不过我洛煜也不是心慈手软的主。”

  冷眼犀利一扫,之前小动作的人头,已经走到了老三的身边,让人看清楚他们的容貌。

  修恩,巴裕!

  也是,这次是w大规模行动,胡蝶本想着擒住左浅汐,换了苏亦夏就直接撤离的,自然是集体都到了。

  修恩表情有些懊恼,摘下耳机,冲着Mist笑笑,“身为杀手,需要讲什么信义?不愧是龙盛太子爷,敏锐度让人敬佩。”

  修恩虽然战斗力不行,但他除了是黑客之外,更有w的军师之名,大脑运转速度,超乎常人,刚刚就是他远程操控老三,行的缓兵之计,亦是请君入瓮。

  苏亦夏手上并没有武器,待他们走近,亦是防备薄弱之时,直接让人攻击左浅汐,他定会分神,即便他身手再好,也快不过子弹,卡着缝隙让他们的人救下胡蝶。

  原本天衣无缝的计划,没想到功亏一篑,这一切,仿佛直接被洛煜看穿,那一枪,就是开给自己看的。

  “洛煜,你真想让龙盛与w为敌吗?”

  奄奄一息的女人,抬脸望向牵制住自己的男人。

  “是你先碰我的底线的,动什么不好,偏偏要动我的家人的。”

  男人全身散发着阴厉的气场,彻底将女人镇压。

  “呵呵……这是又多一个给我陪葬的吗?一换三,还有一位是堂堂龙盛的太子爷啊!左浅汐,他们两的性命,可都是你害的哦!”

  胡蝶一副视死如归的架势,不愧是w的首领,输人不输阵,即便是死,亦是不认输。

  好像所有人走入绝境都会陷入癫狂,更何况这是视性命如草芥的胡蝶。

  Mist没有丝毫的怜香惜玉,从怀里掏出一块手帕,毫不客气的塞进了胡蝶的口中,她太吵了。

  看着浅汐发白的脸色,就知道她将胡蝶的话听到心里去了。

  事实上自己已经做好了最坏的打算,她与亦夏可以不同生,但是可以共死,亦是此生无憾了。

  可是Mist……

  一路走来,非亲非故,他却帮自己那么多,每次在紧要关头,都是他向自己伸出援手,这一次,又怎么能让他为自己赔上性命。

  一只手揽住了女人的肩头,浅汐抬头,瞬间陷入了那温暖且温柔的眸子。

  “不用担心,我们都会没事的。”

  男人说的信誓旦旦,仿佛成竹在胸。

  难道还有后手?亦夏还喊了支援?只是过了那么久,并没有任何风吹草动啊!

  这里荒凉的一目了然,哪怕不是消音枪也惊不起一只走兽,想活着离开这,太难,w的高手几乎都在这了,就算答应放他们走,也不排斥他们再次使诈。

  “亦夏,严景初什么时候来?”

  Mist实在看不下去了,这两个人仿佛一对视就会陷入令一个空间,将周遭的一切摒弃。

  “我没通知景初哥。”

  虽然胡蝶在场,但她的嘴已经被堵住了,自然没法向外传达,而苏亦夏的声音很低,w的人根本就听不见。

  Mist脸上出现难有的表情,他不可思议的盯着苏亦夏,这家伙居然是一个人来的?

  w行踪诡异,自己好不容易找到他们的老巢,光是一个晚上,就换了两处地点,他根本就来不及向外传达消息,而且w的聚集地都有信号屏蔽器,他们有独属的通讯工具。

  原以为苏亦夏是有备而来,现在看来,就算是现在找支援,也来不及了,三对一群……

  男人无奈的摇了摇头。

  “所以呢?打出去?”

  Mist心中已经开始做最坏的盘算,即便有胡蝶做筹码,他们突出重围的几率也是很低,杀了胡蝶更不可能。

  苏亦夏冲着Mist笑了一下,男人并没有看明白其中的深意。

  他知道,胡蝶始终关注着严景初的动态,他已经将A市封锁,一举一动都关乎着w如何撤离,如果自己去找,必然会暴露。

  眼看着苏亦夏一步一步的朝自己走近,那不怀好意的表情,让Mist有些莫名其妙。

  紧接着他就伸出双手在Mist身上乱摸了一通。

  “苏亦夏,你在干嘛?”

  若不是自己还拿枪指着胡蝶,这会儿他准翻脸了。

  “亦夏,你在干嘛?”浅汐也不明所以,这种场景之下,他这是在做什么。

  男人脸上突然露出一抹笑容,竟然带了几分痞气。

  原以为他会想摸出什么武器之类的,没想到竟然从Mist的口袋里拿出了一个棒棒糖。

  “就知道你身上会有。”

  ……

  Mist瞬间陷入无语的表情,而浅汐还没有看明白他是在干什么。

  苏亦夏旁若无人的剥开了糖纸,全然没有任何的危机感,他动作很慢,剥的也十分认真,刘海之下遮掩了那双皱紧的眉头,并没有十足的把握,安琪能读懂自己的意思。

  直到他把糖剥好,送进了浅汐的嘴中,女人都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这种时候她又怎么有心情吃糖呢?

  “亦夏……”

  浅汐刚要喊,男人将食指放在唇间,给了她一个安心的眼神,“相信我。”

  一直猫在远处的厂房里的安琪,脸上露出了和Mist相同的表情,口中喃喃,“好你个Zreo,这种时候还耍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