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230 宁静的前奏

作品:我有一刀断长生|作者:搔首弄姿|分类:武侠修真|更新:2020-10-18 08:26:33|下载:我有一刀断长生TXT下载
  兔精酋长怔怔看着一袭黑袍,庆幸自己不曾出卖他,以炼狱的本事,想要将兔精部落毁灭不过一念之间的事,而龙族想要剿杀炼狱也绝对殊为不易。

  如今,兔精部落是彻底背叛了狼族,酋长心里且喜且忧,眼前的劫难总算是度过了,但是往后又要怎么办?

  青青似乎明白了酋长的心事,语气坚定道:“酋长,既然已经彻底和狼族翻脸了,从现在开始就要积极备战,兔精一族虽弱,也不能成为砧板鱼肉,我们可以依托部落的地势,设立陷阱,组织青壮成军,誓死守卫部落。”

  酋长猛然发觉,在他心里一直是半大小子的青青似乎长大了,临危不惧、头脑冷静,看来是可造之材,自己这个酋长的位置后继有人了。

  青青继续说道:“我们与狼族战斗,是以卵击石,最终仍旧会落败,但是我们也要尽可能让狼族付出代价。另一方面,我们在山林深处建立隐匿洞穴,把老弱妇孺都安置其中,而且要分开安置,纵然咱们兔精一族青壮男子都死绝了,也尽可能为兔精一族留下一些种子。”

  酋长点点头,摸摸轻轻的脑袋,赞许道:“青青说的对,按你说的来。”

  兔精部落不过万余兔精,而其中大部皆是老弱妇孺,酋长将满十四岁的兔精一并征用了也才聚拢一支一千余兔精的军队。

  于兔精而言,在部落之中满十六岁方是成年,就可以成亲了。如今,部落之中青壮男丁甚少,大量十几岁的孩子成了这支兔精部队的主力,而青青俨然有几分统帅的模样,会帮着酋长调兵遣将。

  部落里,早已能独当一面的雌兔精虽然不能直接上战场,但是也积极帮助兔精军队打造兵器,设置陷阱,连老弱妇孺也都到了深山老林里挖掘隐秘洞穴,然后将物资源源不断搬到洞穴之中。

  炼狱看着兔精部落忙忙碌碌的景象,不知为何,他不想这个部落就这么消失在横断山脉之中。

  这个小小部落和洛溪村何其相似,只是洛溪村运气更好些,掌管昆仑的天机阁是天底下自认第二无人敢称第一的良心宗门,辖境之内连那些从妖界逃到昆仑的小妖都对天机阁赞不绝口。

  身居昆仑的小妖们,只要不为祸人间,不逃离昆仑,愿意躲在昆仑深处安居乐业,天机阁也乐得睁只眼闭只眼。

  也曾经有一些野心勃勃的大妖想挑战天机阁的底线,自以为修行有成,越过珠穆,就想前往人间,没想到,刚走到昆仑与人间边界,就被天机阁就地斩杀,然后传首昆仑全境,最后将大妖的头颅悬于天机阁大门之上。

  死的大妖多了,妖族也明白了一个道理,天机阁的底线不能碰。

  从此,隐匿在昆仑的大妖再也不敢轻易违逆天机阁的潜规则,而天机阁更能掌控昆仑飘渺的气运,精怪想要在昆仑境界猛涨,成为一品大妖比登天还难。

  洛溪村和昆仑的众多小村庄一样,活得虽艰苦一些,但比起中原那些被庙堂和仙家宗门两座大山压得喘不过气的凡人百姓而言,自由了许多。

  天机阁挣钱的法子和大多数宗门完全不同,天机阁钱袋子主要从两处,一是斩杀跃境妖族,妖族全身都是宝贝,譬如兔精若是落入中原庙堂,一只都要价值数百两银子,皮毛能卖钱,鲜美的兔肉也能卖钱,可都是白花花的银子。而兔精只是妖族最普通的种族,那些翻越珠穆被天机阁斩杀的妖族,可谓是天机阁的财源之一。

  天机阁更为挣钱的钱袋子是天机阁知天下事,山上仙人也罢,庙堂也罢,宗门也罢,但凡想要打探消息都要花大价钱从天机阁问询,而天机阁的分舵布满天下,不论孤悬海外的孤岛、蛮荒的横断山脉、漠北极寒的草原,都有天机阁的鸽房。

  天机阁能知天下事,靠的就是这一套经营了数千年的情报网络,而天机阁能如此精准传递消息更在于天机阁鸽房的鸽子可不是寻常鸽子,需要将情报悬于鸽子腿上,这样很容易泄密,而且普通鸽子也时常会迷路,增加了许多不确定性。

  天机阁的信鸽可是来自横断山脉的鸽精,与人间的信鸽杂交培育的精良品种,能言鸽语,飞行本事更在飞禽中是逆天的存在,而天机阁各个鸽房的必有一名心腹掌柜能够听懂鸽语,才能准确无误将信鸽传递的信息记录下来。

  新品种的信鸽经过了无数代的培育已经十分成熟,为天机阁立下了汗马功劳。

  天机阁为何不直接采用鸽精为信鸽,也是受限于天道天下的规矩,不能使用精怪,但是使用了杂交的品种鸽子,可就不是精怪了,只能算是灵智稍开的信鸽,而且正是由于灵智并未全开,信鸽只用于传递情报,才是最稳妥的。

  洛溪畔所发生之事,其实天机阁了如指掌,为何不插手介入,一方面还是想考察一番徐天然一行人的本事,另一方面不想过早打草惊蛇。

  妖族的动静,天机阁隐隐也察觉到了。妖族的意图,南宫牧神早已应对之策,此番南宫千白的白眸现世,引来妖族来袭,南宫牧神也早有准备。

  天机阁虽然只排名天下十大宗门最末位,但是实力可远不止如此。

  天机阁一直不涉俗务,在中原江湖存在感不强,自然而然就将天机阁忽视了,可是,谁能知道,在昆仑地界,身为大长生者的南宫牧神可是能够随意出手的。

  天机阁上下更是年轻俊才无数,天机阁的传承与其余宗门不同,天下十大宗门的背后依稀都有长生者的影子,但是那些个活了数百数千年的长生者早已成了宗门老祖,后人鲜有能超越老祖的英才,非天资不足,实乃位置满了,再出众的天资也难以登顶,总不能把老祖拉下马,自己独占这股气运。

  天机阁传承却另辟蹊径,天机阁的长生者境界代代相传,非修士证道长生,譬如南宫牧神接过天机阁阁主之位,那么上代阁主的境界就传承到南宫牧神身上,而老阁主便会渐渐老去,虽然身为修士,寿元比起寻常百姓而言要长许多,但是天机阁一门,终无一人得长生。

  常理而言,天机阁阁主最长只能在位一甲子光阴,若是遇见南宫牧神这般慵懒的人,可能半个甲子就将传承数千年的境界留给继承人了。

  正是如此,天机阁才不同于寻常宗门的死气沉沉,天机阁就是一潭活水,虽有争斗,却生机勃勃。

  南宫飞羽重回珠穆之巅,轻敲房门。

  南宫牧神沉声道:“进来。”

  南宫千白凭借气息和声响就知道父亲来了,越是临近摘下这眼罩,他的内心越是激动。

  他很想看一看爷爷的容貌,很想看看父亲的容貌,很想看看声音柔美至极的娘亲的容颜。

  南宫飞羽朝父亲深深一揖,微笑道:“大妖的踪迹已经寻到,不过不等我出手,就已经被人捷足先登了。”

  千白激动道:“是天然和清风吧。”

  南宫飞羽平静道:“没错,是徐天然和吴清风一行人误打误撞寻到了大妖赑屃,更是发现了隐藏在洛溪的惊天秘密,原来在洛溪水底隐藏着一条通往妖族的气运通道,将人间气运引入妖界,现在已经被徐天然和吴清风一行人毁了。”

  千白微笑道:“这么说他们又立大功了。”

  南宫牧神难得见千白这般高兴,心情也甚好,笑道:“自然是大功一件,不过,以我所见,事情应该没那么简单吧。”

  南宫飞羽笑道:“自然,看来这三十年来妖族谋划昆仑之深,远超我们想象,有一人间鬼道大妖藏身于洛溪畔洛溪村,以人类身份生活了三十载,更是一手谋划了气运通道的阴谋,原本战况极为激烈,妖族通过水系术法直闯洛溪地下河,四只大妖降临,再加上潜藏在洛溪村的妖王,我差点就忍不住要出手了。幸好我忍住了,才看见了精彩的一幕,姓徐的小子着实不简单,一番问道直接让妖王炼狱反叛妖族,将四只大妖吞噬,扭转了战局。

  而且,这一行年轻人,心思极为缜密,更是不忘将洛溪水底的地下河彻底堵住,这才造成了昨日天机阁为之一震的动静。而隐藏在洛溪水底的大妖赑屃更是被徐天然收服,想来与妖族大战也是一大助力。”

  千白听得眉飞色舞,显然极为高兴。

  南宫牧神笑道:“横断山脉的动静呢?”

  飞羽神情凝重道:“横断山脉的谍报纷至沓来,经过详细研究,此次龙族可谓是出动半数力量,更是不惜调动十万妖族战士突袭天机阁,看来是一场恶战。”

  南宫牧神云淡风轻道:“且当是给天机阁年轻一辈看看眼界了。”

  飞羽继续说道:“天机阁精锐力量也已集结完毕,更是将天机阁年轻一辈全部集结,让他们亲身经历血战,才能真正成长起来。这一代太久没见过血腥了,脂粉气越来越重,刚好可以用妖族的血让天机阁的年轻人重拾血性。”

  南宫牧神笑道:“飞羽,干得很好,近来干劲很足呀。”

  飞羽微微一笑,听闻南宫牧神要让千白白瞳见世,飞羽夫妻极为欣喜,飞羽更是没了往日的惰怠,干起事来风风火火,他们夫妻多么想在这天下能给千白一个名分,一个可以堂堂正正做正常人的名分。

  紧接着,飞羽却高兴不起来,有些担忧道:“妖族来袭并不可怕,龙族也不敢和天机阁鱼死网破,而且无影也不敢轻易现身昆仑,但是明日白儿眼罩脱下,天机阁人心浮动,还如何退敌?”

  天机阁不惧龙族来袭,但南宫飞羽担心并不无道理,一旦天机阁内部分裂,还如何齐心协力退敌。

  南宫牧神爽朗笑道:“去他娘的白瞳现,天将变。白儿是我孙子,就是这昆仑最尊贵的主人,我看谁敢有异议。”

  南宫牧神在天机阁是出了名的霸道,南宫飞羽虽然有些担忧,但是只要父亲肯撑腰,无论如何,天都塌不下来。

  珠穆山下,一行十余人悄然而至。

  徐天然和吴清风了解了洛溪村之事就日夜兼程赶往天机阁,妖族的阴谋牵扯太广,不是他们一行人的力量能解决的。

  徐天然从腰间解下一封早已备好的拜帖名刺,心念微动,直抵天机阁。

  南宫飞羽早已等待许久,亲自相迎。

  天机阁不似寻常宗门,寻常宗门山脚下先挂个气派的牌匾,处处有弟子守卫,摆出一副闲人勿进的高高在上的姿态。而天机阁山脚光溜溜,也无弟子把手,啥都没有。

  在山脚,根本看不清在云端的亭台楼阁,只能见到山顶一年四季在白云覆盖之下,凡夫俗子想要攀登珠穆,登上天机阁几无可能。

  纵然境界稍低的修士也极难登上天机阁,吕小布来到珠穆山脚,一旦清醒,早已承受不住寒冷和稀薄的空气,只能安然睡去,以先天半仙境界抵御风寒和严酷的气候。

  南宫飞羽只身一人下山,其实在洛溪畔,南宫飞羽在暗处已经见过了徐天然和吴清风一行人,一见为首的徐天然和吴清风,便亲切问候。

  徐天然眼见来者与南宫千白有几分相似,隐约就明白了他应该就是千白的生父,天机阁少阁主南宫飞羽,比起吴清风的口拙,徐天然一开口就是伯父,南宫飞羽一下子就对青衫刀客有了几分好感。

  一番客套寒暄之后,南宫飞羽就带众人上山。

  天机阁登山之路不同于寻常宗门,便是剑宗也是一级级台阶往上爬,但是天机阁有一个天梯,宽大的天梯轿厢像一间巨大的房间,容纳徐天然一行人,连同马车、啊黄都能进去,还十分宽敞,旋即阵法运转,一行人就在轿厢之中缓缓登山。

  徐天然也是初次见这般上山的方法,不禁赞叹天机阁术法通天。

  其实,天机阁的天梯轿厢也不是每个都这般大,毕竟往常上山下山大多都是一两人而已,那样天梯的轿厢就会小一些。

  毕竟轿厢运转需要灵力维持,能节约一些灵力就节约一些,天机阁再富得流油也不能这么败家。

  天机阁天机大殿开启。

  天机阁各大长老、供奉、客卿云集。

  徐天然一行人哪里知晓今日是什么日子,以为上山后会先安排住处,让风尘仆仆一行人先沐浴更衣,再安排晚宴,为大家接风洗尘,没想到刚来等着他的便是一场唇枪舌战。

  狼王麾下一万狼骑已经集结完毕,但是青狼部落前去征用兔精的五百狼骑未归,让狼王心里生出一股莫名的危险感觉。

  狼王立即派遣白狼,率领一千狼骑前去兔精部落接应青狼。

  白狼行至兔精部落领地,只见道路中间站着一名黑袍身影。

  白狼看不清遮掩了面容的黑袍,大战将至,他不敢节外生枝,客气道:“在下狼族白狼,妖友可否让开道路,容我部通过。”

  炼狱沉声道:“兔精部落从此不再是狼族附庸,而是我的领地,青狼已经死了,狼族若是再踏进兔精部落一步,杀无赦。”

  炼狱语气虽然平静,但是让白狼近距不已,青狼和麾下五百狼骑,可是遇上一品大妖都有一战之力,小小兔精部落想要将青狼杀死是绝无可能,难道是眼前的黑袍将青狼和五百狼骑全部斩杀?

  白狼比起青狼要睿智许多,他稍稍思索,就联想到前些时日传到狼族的最新通缉令,在妖族,谁敢违背妖界规矩,对隶属于龙族的狼族动手,除了妖王炼狱,还能有谁?

  白狼可不敢轻易向炼狱出手,试探问道:“在下斗胆问一句,您是炼狱殿下吗?”

  炼狱并未回答,在白狼看来就是默认了。

  白狼二话没说,赶紧拜别了他口中的炼狱殿下,立即引兵原路返回。

  兔精一族仍旧积极备战,若无炼狱阻拦一千狼骑,尚未准备好的兔精部落如何抵抗?

  炼狱望着白狼离去的方向,沉思了良久,转瞬,御风而起,径直前往狼族部落。

  炼狱在狼王营帐顶上,隐匿了身形,以狼王的修为根本察觉不到炼狱的踪迹。

  白狼将炼狱出现在兔精部落的情报报给狼王,更是带来了青狼已经死去的消息。

  狼王听后极为震惊,狼族在妖界也只是中等部族,而狼族个人战力并不强大,与虎族、狮族、熊族比起来都逊色许多,唯一的长处便是狼族的狼骑战力惊人。

  纵然麾下一万狼骑,但是狼王自忖没有和妖王炼狱相抗衡的本领,妖族不似人类,已经有了阵师之法,以数量的优势可以抵御强大的修士。在妖界,四大妖王想要屠戮一万狼骑,虽然会付出不小的损耗,但是也并非不能做到。

  若以四大妖王的做法,他们也不会耗费强大妖力将狼骑全部斩杀,擒贼先擒王的道理,谁人不懂。

  狼王立即就想遣白狼前往龙族,禀报妖王炼狱的踪迹。

  不曾想,白狼尚未踏出大帐,只见一道黑影落下,狼王握住腰间佩刀,不用多说,就知来者不善,大不善。

  狼王强忍着怒意,平静道:“炼狱殿下,您已经背叛了龙族,属下所谓也是情不得已,还望炼狱殿下谅解。”

  炼狱微笑道:“好一个情不得已,我也不怪罪你,你只需替我办一件事,你要给龙王通报我的行踪也未尝不可。”

  狼王松开刀柄,恭敬行礼道:“炼狱殿下恩德,属下虽无以为报,但铭记于心。只要炼狱殿下吩咐,不违背龙族律法,属下定当遵从。”

  炼狱笑道:“说来也容易,你替我将一个信息传满整个妖界,兔精领地是我的领地,谁胆敢闯入兔精部落,就要准备迎接我的怒火。”

  狼王卑躬屈膝道:“遵命,炼狱殿下。”

  转瞬,炼狱身形消失无踪。